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10

    10在蜜穴的肉棒。季芸焦渴的等候失掉的倒是冰冷的指尖揉压菊门,恰似一大口冰

    淇淋一样,一阵凉意顺着肠道中转脊椎,有种说不出的畅爽。

    「很舒适吧?」许琛从面前压上前来。

    季芸的菊穴已不再对异物有过火的防范,加上蜜汁充沛滋养的干系使得许琛

    的手指在画过几个圈便能轻松的拔出泰半第一个指枢纽关头。

    「嗯……」季芸无能否认,连私处的酥痒也不那么激烈了,冰冷的余味还在

    体内游荡。她也猜不出许琛在她的屁股上涂的是什么,竟和那一夜的媚药的差别,

    不是立即就发生难以忍耐的畸痒。

    「嘿嘿!」许琛没有再说什么,一声狞笑就充足季芸头皮发麻惊出盗汗。

    体内的凉意随着血液的循环徐徐消逝,遂慢慢酿成一温热由胸口分散开,当

    流淌到股间的时分肛口就立即激痒起来,高强度猛烈的酥麻到想要将股瓣扯开般。

    「让叛逆你的人遭到应有的处罚,是她让你酿成这个样子,你不惩罚她,你

    将遭到愿望的惩办。」许琛有若训道者,在季芸耳边轻语。由于屁股上忽然的剧

    变吸引了季芸全部的留意,并且强力的药效让季芸的思想杂乱迷离,以致于许琛

    本来不行能的贯注,竟乐成坚定了季芸。「穿上它,象庄梦瑶处罚你一样,处罚

    谁人罪过的女人。」许琛用处罚带替了别的描述词,将他和方天城的奸邪假装成

    道貌昂然的公理。

    季芸跪趴在矮桌边,胸口垂下的尖乳随着死后男子搅弄左右摆荡,少量排泄

    且来不急吞咽的唾液溢出唇边,竟是一副淫猥的痴态。被丢到季芸眼前的皮内裤,

    让她变无暇洞的双眼中忽的闪烁了一下。

    那不是平凡的皮制内裤,一根乳白色的假阳具牢固在内裤上,向内伸出约十

    公分左右的一节,恰好处于女性花溪的蜜壶入口,向外则长约十七八公分左右,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