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2

    2尔南看着他显露讽刺的意味:「寻衅?哈哈……帝国对我们弯月国的野心,

    只要我们最清晰。可笑的是,愚蠢的大陆列国大众,却分歧以为是我们无事寻衅,

    几乎可笑……」

    姜泽一脸宁静地看着他:「我们帝国的元首大人,从不喜好用武力去欺凌弱

    国。这么多年来,大众早理解他。若非你们弯月国不时地应战帝国的忍受极限,

    元首大人也不会作出这个决议。」

    尔南眼中闪过浓郁的悲悼:「你错了,不是我们应战你们帝国的忍受极限。

    而是你们应战我们的忍受极限。你们先是用阴谋,杀了我王兄,然后更是用毒,

    意欲将我父王密谋,若非被我们看破,父王早就送死。即便我们会战胜,我们也

    绝不会畏缩。」

    姜泽的眼中闪过浓郁的迷惑,从明智上讲,尔南所说的事基本就不行能。但

    他身为这次战役的军方最高统领,自身的剖析才能便过人一等。

    在战前,他曾下过很大工夫去搜集弯月国的材料,不论有效没用,他都没有

    放过。

    研讨当时,他得出了一个奇异的结论。弯月国固然兵力不强,但其大众的经

    济才能都很不错,并且非常均匀。与帝国的贫富差距宏大相比,很显然,弯月国

    在治国和民生方面上,要优于大陆上大局部国度。

    弯月国自给自足,并且善于与别国作商业,它基本没有扩张的须要。

    那它的寻衅,则成了一种和睦谐的存在。并且寻衅的工具,照旧大陆上数一

    数二的弱小帝国。

    见姜泽堕入了深思之中,尔南只是淡淡地说道:「我的运气,该是被你送到

    帝都去对吧。」

    姜泽回过神来,摇头:「没错,由于你是弯月国的王子,我会将你交给元首

    大人。」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