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13

    13曾一败。肚子里没有点东西的,还真不敢应战他。再加上方才夫纪的惊人体现,

    四周众人对服布极为等待。

    特殊是场内那些年老的贵族青年,由于于亚媛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个个恨

    不得服布能把姜泽打爬下去。

    服布眼角望见正向姜泽投去关怀眼光的于亚媛,眼睛里擦过一丝妒忌,但很

    快,这一丝妒忌便消逝不见,定定地看着向他走来的姜泽。

    姜泽朝他一礼:」辅导不敢当,请。」

    两人各自抽出长剑,眼光中,战意翻滚。

    跟于亚媛相隔不外数寸的荣克,一张脸拉耸了上去:「第二场竟然是姜泽哥

    上场,那不必赌了,一定是姜泽哥赢。」

    于亚媛也随着摇头。

    姜泽一脱手,即是尽力。

    抵达第五阶的「气」,尽力发挥时,威力惊人。

    只见姜泽手中的长剑,快得简直呈现残影,「当当当」的长剑交击之声,充

    斥在开阔的城堡大厅内。一切人均是一脸骇然地看着姜泽,没有想到他的脱手,

    威势这么惊人。

    更让一切人不测的是,服布的气力也十分强。在姜泽好像翻江倒海一样的剑

    招眼前,不光能尽数挡下,另有还击之力。

    不外,便是眼力再低的人也看得出,服布处在上风,想赢姜泽的能够性,非

    常低。

    大元帅身旁的夫纪和鲁河,则是看得眼中充满震惊。

    服布的气力和他们平分秋色,乃至要略胜一点,但对上姜泽,却完全被压着

    打,换作他们上场,恐怕会败得更快。

    大元帅看着场中姜泽的身影,眼中则闪过阴狠之色。朝身边神色有些差的两

    人性:「姜泽修炼的是夕阳剑技,是古时分号称大陆第一的剑技,日后凑合他,

    你们要更加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