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14

    14鲁上将的剑术。」

    出乎在场合有人的预料,启齿之人,赫然是大文官泰晨之子,冀成。

    元首闻言一愣:「我的确未想及这点,那么姜统领便请退席,今晚宴会,姜

    统领曾经让我们大开眼界,其他人等,彻夜不得再次向他应战。如今,就由大文

    官之子冀成,替代姜统领向鲁河上将比武。」

    场内,一些跟冀成熟识的贵族年老人,见到冀成竟然启齿帮姜泽突围,均感

    到无比惊诧。

    「冀成干嘛要帮那家伙呢?」

    「没错,他不是已经寻求过于大才女吗,姜泽该是他最大的情敌才对啊。」

    「搞不错,他脑壳秀逗了,可以让姜泽落败的大好时机,竟然就这么被他破

    坏。」

    「哼,他会懊悔的……」

    不提这些对冀成熟识的贵族年老人,便是对他最为熟习的泰晨,也对他此时

    的活动感触惊诧。

    但很快,他反响了过去,望见不远处大元帅阴森的脸色时,脸上登时欣喜一

    笑,这神经一直粗大的孩子,明天终于天窍了。

    鲁河盯着身前的冀成,神色不善。

    若不是面前目今这家伙一打岔,现在他曾经跟姜泽比武了。这段日子以来,大元

    帅的威势不断被那家伙盖过,这次宴会上的交锋,是大元帅亲身钦点他们三人出

    手的,都怪面前目今这家伙……

    另一边,于亚媛黑暗大松了一口吻。忍不住对场内一脸宁静,身体矮小威猛

    的冀成投去奇特的眼光。后者已经寻求过她,但是于亚媛并不喜他的为人作风,

    以是不断对他不假辞色,加上姜泽的呈现,冀成便不再呈现。没想到的是,今次

    他竟然会帮姜泽启齿。

    一旁的荣克倒是模样形状高兴:「亚媛姐,我们可以接着赌啦,说吧,这局你赌

    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