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16

    16讯问道:「咳,不知我有没有荣幸,能请于小姐跳支舞呢?」

    于亚媛向他绽放一个诱人的浅笑:「好啊。」

    冀成一愣,他的脑壳还没有反响过去,整团体愣在那,看起来有点可笑。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哦哦。」冀成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心中狂喜。

    离开大厅两头,冀成小心翼翼把大手重放到面前目今这玉人的香肩处,恐怕举措

    太大,得罪了这帝国大才女。

    他板滞得像头大笨熊的容貌,登时把于亚媛逗笑了:「瞧你告急的容貌,放

    松点。」

    说罢,她的纤手小气地握住冀成的手掌,左手重轻拉过他的右手,放在本人

    的背面处,接着便优雅地和他共舞起来。

    在场那些贵族青年,个个看得眼红无比。偏又没有勇气像冀成那样,自动上

    前,个个惧怕遭到这绝色玉人的回绝。

    「方才还没有多谢你呢,帮我未婚夫突围。」于亚媛突然轻声说道。

    换作平常,未婚夫这三个字眼,一定会让冀成以为丢失无比。但如今,他正

    拥着心中的女神,鼻中传来她身上阵阵的幽香,加上她分明对他有很大变动,失

    落感不由淡了很多。他不由光荣方才的活动,不然定不会在这玉人的内心留下这

    么好的印象。

    「曩昔的我整日跟那些执挎混在一同,追念起来,事先还曾关于小姐形成不

    少费事,在这里我得向你道声歉。」

    冀成说这话时,语气诚实,眼光朴拙。

    于亚媛倒是浅笑着说:「你明天令我非常不测,说真的,过来的事变我并没

    有放在心上,并且,如今的你,看起来比曩昔顺眼多了。」

    冀成听得老脸一红,心中倒是极为欢欣。他又怎听不出来,面前目今这感人的美

    女,曾经对他大为变动。此时,他只盼望工夫过得慢一点,能和她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