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023章血染金殿

    为您提供大唐自由行大唐清闲行全文收费阅读。

    隋大业十四年,三月初五,东突厥境内,乌德犍山南麓。

    乌德犍山,又名郁都斤山,汉代时称为燕然山,后代被普遍称为杭爱山,位于蒙古高原东南部,是中原历代部队可以深化漠北追击游牧民族的极限。因天文地位所影响,乌德犍山无论长度,高度,景色,物产等各方面都无法与中原的名川大山相比拟。

    此时已近冬末,放眼望去,蒙古高原上依然一片白雪皑皑。

    乌德犍山南麓海拔千丈之地,本该是一片银装素裹的周遭百丈深谷内倒是绿树葱葱,群花争奇斗艳,含苞怒放。与四周的统统构成极端光显的比照。

    在这一片可以称为“人世瑶池”或“山中瑶池”的地区中央,一大片修建作风奇特的衡宇楼阁更为显眼,构成了宽广的园林歌剧。楼阁虽是连成一片,但细细看下去,却犬牙交错,暗含天干地支奥义,五行相生相克之变。

    这片园林的地方地带,居然有一个小荷塘,塘地方屹立着一栋九层高塔,高塔四周花卉更为茂盛,明显该是人为种植,偏偏又与高塔相合无间,显得生机盎然,妙趣无量,极至天地天然之理。

    雾气升腾,云霞旋绕的高塔门前,左右宽长的牌匾各书七字。

    左书:白云绕殿成圣者。右书:法后于此化飞仙。

    门上牌匾上书四字“天外之天”不外守在门边的一男一女却抽象狰狞恐惧,体内所分发出来的诡异气味更是无法让人把他二人与“仙”字遐想到一同。

    阁楼内,陈设并没有何等的讲究,并不比普通的贫苦黎民家好上几多,古朴天然。屋内两排案几排开,八团体分两侧危坐。正地方的圆桌上,放着一个精良的小香炉,此中燃着檀香木,一缕缕的轻烟分发在房间中使的房间有一股檀香味。隔着一扇屏风,透过那薄薄的纱料,隐隐可见屏风后侧身危坐的一个身影,从胸前的饱-满水平来看,此人必是男子无疑。

    “无定,‘远方’可有最新音讯传来?”

    屏风后传说一个消沉的声响。委婉,入耳,使人有一种听了这声响后骨子里都麻酥酥的觉得。

    “回法后,大汗似是已对我们得到了决心,我们在中原的细作于初二那天传来音讯说:李渊与次子李世民曾经起兵兵变,并从河东召回宗子李建成和四子李元吉。更是偷偷派青鸟使来我突厥机密面会大汗,商谈后果无人知晓,但从我们布置在大汗身边之人报答的音讯看,大汗在那天后便开端明升暗降的打压我们了。徒从以为,大汗定是与李渊黑暗有了什么活动。”

    左边座下第一个壮汉尊声答道。

    “哼!始毕这个老贼,谅他怎样的折腾,也逃不出本后的法掌。”

    “四年前的始毕,是何等的威风,率十万狼骑军南下,霸占雁门郡四十一座城池中的三十九座,仅雁门,崞县两城未被攻破。隋军拆民房的资料增修进攻工事。雁门城中十五万军民只剩下半月左右的口粮。我狼骑军的箭射到了隋炀帝御驾之前,昏庸的炀帝吓得眼睛都哭肿了。”

    屏风后之人感慨隧道。

    “尔等以为李渊未来可会有大作为?”

    屏风后之人轻哼一声,略一进展又问道。

    “无相以为:李渊此人好渔色,喜游猎,心神不定,虽可说是位仁者,但无法说其具经天纬地之才,却是其次子李世民,非似池中之物。法后提及前些年的那场战事,徒从也有些见解,事先为应付我狼骑军,隋朝接纳了几项应急步伐:其一,事先隋军将士苦于频频远征高丽,军心不安,于是杨广下诏书明白表现中止辽东之役,以安军心。

    其二,许愿给犯罪者以重赏,并慰劳守城将士,因而三军昼夜抗战。固然去世伤了很多人,但是终于保住了城池,夺取到了等候救济队伍前来的工夫。

    其三,把天子的诏书缚在木块上,投入汾水,流出解围圈,“募兵赴援”在天下范畴内招募兵士,扩展部队,并命各地驻军立刻前来救驾,事先才十六岁的李世民也应募从军。他向屯卫将军云定兴修议:在敌众我寡的状况下,必需白昼“旗帜数十里不停,夜则钲鼓相应”以疑兵疑惑朋友,使他们误以为隋朝有大批部队前来救济。当年玄月,隋东都和很多郡的援军纷繁会聚忻口。隋雄师云集,这是迫使大汗撤军的次要缘由。

    由此可见,李世民其人才学军略绝非轻易之辈,更不是中原的那些************可以比得上的。

    其四,机密遣使向义成公主求救。公主派人通知大汗说“北边有急”大汗既见隋朝大批援军曾经前来,又闻本人前方出了题目,于是突围北撤。这时杨广才得以南归东都洛阳。”

    右边座下第二人启齿答道。此子年约三十岁上下,身体壮实,容颜堂堂,威武非凡。

    “中原只要几局势力值得我们留意,太原李阀,由于他们有李世民。岭南宋阀,由于他们有元越泽。洛阳王世充。”

    屏风后的婀娜身影悄悄点了摇头,复又语带赞赏隧道。

    “那元越泽确实是个谜一样的人物,但是外界都在流言蜚语,化及用计都引不出此人,日后定当要好好见地一下此人。至于法后所言王世充,此人并无多大作为,只不外是一个小小的尚书,仅是占据着洛阳地位良好罢了,岂非比窦建德还要难缠?”

    右边座下第一人猎奇地问道。

    “王世充此人绝不复杂,本后十二年前与其见过一次。你们劝诫门人定要警惕行事才对。至于那元越泽,本后对其也十分有兴味,如日后有能够,尔等定要不牺统统手腕将其活捉至本前面前。不外不但是李,宋,王这三方权力,黑暗恐怕另有其他更为弱小的权力。天下卧虎藏龙,万不行因一人一事之失而断送了本后的大好方案。”

    屏风后的声响曾经开端转冷。

    “徒从服从,为法后大业,在所不辞!”

    座下八人似是想到了什么事似的,打了一个热战,尊声道。

    “好!天下局势曾经渐渐凌驾了本后所掌握的范畴,无常,稍候你立刻告诉化及,旬日内须要将杨广诛杀,控制整个江都。不然,了局怎样,他比任何人都清晰!”

    左边尾座之人拱手领命。

    “好了,都各自出去办事吧,无相留下。”

    屏风后的声响再次委婉入耳起来。

    除无相外的七人皆膜拜出门。无相的魁梧体态略显不天然地站了起来。

    “无相,过去吧。”

    屏风后之人曾经站了起来。映在屏风上的正面身影看起来前凸后翘,再加上那妩媚的声响,不必看起边幅也大约可以猜出其绝不会是个伟大的男子。

    而无相虽间隔屏风不外一丈远,脚步却非常踯躅与踉跄,英俊面貌上的肌肉乃至一点点抽搐起来,额上更是冒出丝丝盗汗。

    这又是为何?观屏风后的男子言行,上面该是要与其做些“坏事”吧?能与这等男子东风一度,有何可骇的?

    元越泽自荥阳强杀百人与上将王伯当,大模大样带走素素之后,瓦岗军中没有传出任何倒霉于元越泽的音讯。但谎言是无法止住的,终究亲眼目击事变颠末的兵士有近千人。于是,人们茶余饭后又多了一个闲侃的话题。

    一行人沿途持续游历各郡县城池。

    分开荥阳的几日后,元越泽在这晚终于与素素成了‘坏事’。

    用过晚饭后,一家人照旧在田野苏息。

    其他几女默契地选择退避,把小帐篷留给元越泽。

    素素习气了服侍人,要她享用,短工夫内还真习气不了,于是抢着去溪边洗碗。

    元越泽满意地躺在地铺上,就听帘外脚步声由远而近,素素那比黄莺还要委婉的脆音传来道:“咦?人都去哪啦?噢!”

    她翻开门帘,立刻呆住。接着俏脸烧得通红,显然明确到是怎样一回事。

    元越泽起家离开她眼前,只见她娇躯悄悄哆嗦,明净细长的玉颈都红透了,显是羞怯不已。元越泽上下一端详,但见一身宽松素雅长衫丝毫掩饰笼罩不住他苗条漂亮的身体,如云秀发划一拢在脑后,皮肤白嫩精致,脸上不施半分粉黛,显得清纯优雅,额头由于方才洗碗而沁出几丝香汗,与她高兴压制的短促呼吸和通红的面色搭配起来,更显其荡漾春心。

    元越泽探手为她擦去汗水,素素一声嗟叹,软软地扎到他怀里。元越泽一手搂住她的柳腰,一手顺势摸上她圆润丰满,富有弹性的大腿,接着有移向挺翘的丰臀。

    素素个头并不太高,但比例适中,身体苗条匀称,小巧浮凸的胴体外形美极了,远超后代的模特体型,却又比模特饱满。她的腰部纤细又泛细圆,臀部浑然天成般的饱满而没有一丝的赘肉,减一两太瘦,多一肉显得太胖,胸前两只傲人的白兔挺秀丰腴、坚硬浑圆。

    素素恍恍惚惚地被平放到地席上,娇躯照旧哆嗦个不绝。柔软的长发飘落在席子上,双眼紧闭,细巧的脖子很美观的倾向一边;藕臂有力的垂到两侧,显露了白嫩的腋下肌肤。元越泽开端渐渐地为她脱失外套。

    在帐篷明珠的掩映下,素素诱人的身材表现无遗,小巧浮凸的曲线令人血脉贲张:胸前饱满的像两个大雪球,明净无瑕,嫣红的两粒硬硬的向前坚硬,粉白色的圆而平均,烘托得两粒愈加诱人;细长的双腿肌肤细嫩,莹白的肤色让人想起了象牙雕塑。她高开的腰部使那双近乎完满的双腿显得分外的细长匀称,令她骄人的身体和曲线尽览无遗。

    最勾魂的还要数她那片玄色的倒三角圣地,幼嫩的毛发漆黑而滋润,划一不紊,分歧地将尖端齐齐指向大腿两头的小缝;在小缝中偏又显露两片红红皱皱的嫩皮,但倒是一小部份,让人想到它仅仅是冰山一角,梦想着剩下的部位藏在外面会是怎样,更遐想到那夹在两片艳丽的两头的桃源会是怎样诱人。

    情火荡漾,心跳放慢,二人呼吸越来越浓厚。

    看着面前目今这洁白如月,麝香四溢,光亮的少女身材,元越泽暗叹一句,伸出双手放在她洁白洁白的大腿上抚摸着,润滑的肌肤愈加安慰他的。

    元越泽手指灵敏地挪动来开,不绝地撩拨着她柔嫩光滑的每一寸肌肤。同时动情地亲吻上她曲线柔美的脖颈和那圆润似玉的肩膀。

    素素被吻得周身火烫,阵阵热流在她体内荡漾的涌动,香嫩的小中情不自禁地收回醉人的嗟叹声,藕臂下认识地缠上元越泽的背面,娇体紧贴在他炽热的胸口前,动情地扭动着。

    元越泽的嘴唇滑动到素素柔嫩花苞般的上,伸出舌头柔柔的着整只,一只手覆上她别的那只,柔柔地搓动揉捏着;另一只手则顺着她润滑的双腿游动而上,离开下那片少女的桃源圣地。丰满凹陷的上光嫩而柔软,素素下认识地并拢玉腿,明净剔透的小手也按了过来,倒是那样的有力。

    元越泽的大嘴吻上她柔嫩光滑的面庞,轻声道:“素素不乖啦?”

    素素早被情火烧得头晕眼花,并且体内那股热流攒动得越来越汹涌,下更是麻痒难当。又嗟叹一声,放开本就有力的小手。

    元越泽的大手离开她光滑的酥腿,沿着她湿滑娇嫩的丛林离开众多的中心地区,手指动了起来。

    素素哆嗦得更凶猛,樱唇中嗟叹声曾经分不清是高兴照旧舒服。元越泽看着他春心众多的容貌,哪还对峙得住,大嘴狠狠印上她的小嘴,唇舌胶葛起来,同时将食指尖拨开素素湿腻光滑的大花瓣,顺着那那喷着热气,轻轻伸开的口伸了出来。

    素素被他手指的进入弄的一颤,抱着元越泽肩膀的藕臂情不自禁地搂得更紧。

    元越泽感触本人的手指被她湿滑暖和的花道牢牢解围着,便慢慢在此中滑动收支起来,另一只手也愈加用力的搓摩着她胸前那屹立凹陷的山峰。

    素素娇躯红晕片片,忽然感触体内空荡荡的,却愈加麻痒。原来是元越泽抽出沾满香气的手指,脱起衣服来。素素偷偷瞥了一眼那可骇的巨物,倒抽一口寒气,晓得最要害时辰来了。

    元越泽喘气短促,双手按上素素懦弱圆润的肩膀,体态翻转将她纤秀白嫩的压在身下,一手扶着蛇矛,送至她那润湿的口处,以枪头上下摩擦起来。

    素素花道中浪水越来越多,体内的充实亦越来越激烈。双腿开端盘上元越泽的腰,柔软圆润的香臀悄悄抬起,迎向元越泽,温软喷鼻香的檀口中嗟叹个不绝:“夫……君,好痒……素素很舒服……”

    元越泽用力一挺,细弱硕长的巨物一下子出来一小半,由于前戏充沛,因此素素并没几多告急,以是在破瓜痛苦悲伤之余,她只觉本人被填塞的满满的。

    元越泽停下举措,一番爱抚后,又开端,直到全根深没入她烫热如火、鲜嫩紧窄的花道内,接着慢慢起来。

    素素娇躯哆嗦扭动,小口中收回有意识的嗟叹。

    独占的紧窄花道紧箍着蛇矛,随着元越泽每次抽动都严密磨擦着那由有数小衔接而成的,而处又像具有某种吸力似的,每在元越泽一插究竟时,都像婴儿的嘴一样贪心地吸扯着巨物,似乎要将他整团体都吸到中一样。觉得美好至极。

    素素额头上开端排泄细细的汗珠,嗟叹声越来越高,越来越荡。她的身材已浸在最快感的天下中,魂魄已不知飞到那边,只凭天性在反应着。元越泽每次,她的香臀都连忙向上耸挺,每被触一下,她那本已紧窄花道就发作一阵强力的膨胀痉挛。她只觉花道最深处那柔嫩的颤抖涨缩得越来越凶猛,体内汹涌的热浪一股股狂射而出。

    “啊啊!”

    素素身材本质还算不错,元越泽一口吻干了一刻多钟,素素到,不受控制地大声尖叫起来,四肢牢牢缠上元越泽,洁白如凝脂般的剧烈抽搐起来,娇嫩诱人的狂喷出少量蜜汁,先浇在元越泽战力统统的枪头上,继而又顺着二人衔接的中央慢慢流出。

    元越泽身材本质太失常,蒙受着如许强力的撩拨及挤压,竟然守得稳稳的。鉴于这是素素的初夜,故元越泽临时只好强压下。

    云-雨当时,元越泽搂着舒适得不知人世为何物,满身有力的素素躺在软塌之上,不时说写柔情深情的话儿,言语新颖幽默,逗得素素连续收回银铃般的娇笑声。

    “素素,你可要今晚炼化身材?看如今你曾经不可了,如欲今晚炼化,就得要美仙她们来帮你了。”

    元越泽悄悄点了点素素那曾经一片散乱的柔嫩之地,笑道。

    关键受创,本已痛苦悲伤难忍,又被元越泽悄悄一碰,素素疼得柳眉轻蹙,红潮本就未全褪的粉面上又红了起来,眼神也再度迷离起来。

    “夫……良人,饶了人家吧,素素今晚就想睡在良人怀里,等嫡再让姐妹们帮助吧……”

    素素赶忙按上元越泽那不端正的大手,模样形状柔媚地央求道。

    元越泽也不委曲她,他也知这一晚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随即二人又闲谈起来。直至素素疲累交集,才揽过她蝶首,昏沉觉醒去。

    三月初九,元越泽一家人再次进入扬州城,为免一行十几人太甚招摇,元越泽便与诸女磋商,只带几人进城先刺探一下音讯。最初决议带单美仙,宋玉致及云玉真与卫贞贞入城。单美仙三女明白的人之常情,江湖经历都很丰厚,是最好的人选。卫贞贞更是扬州当地土生土长之人,又她在身侧更是方便行事。商秀珣也闹着要跟在元越泽身边。元越泽头疼得不得了,商秀珣如今这姿色风情,天下简直没有女子可以接受得住,假如商秀珣呈现的话,那元越泽也基本别想低调了。

    好说歹说,商秀珣终于保持了亲身随元越泽进城的计划。元越泽也答应,这次只是刺探音讯,晚些时分与几女配合去游历江都皇宫。

    在现代,刺探音讯的最好方法有几种,第一是布置卧底到指定的权力之内,但这需求一个进程。而最普通化确当属茶室酒坊,高等酒楼等地,这些中央人来人往,鱼龙稠浊,是刺探音讯的最好中央。

    元越泽携面覆重纱的四女,在卫贞贞的率领下,离开城中偏西的一座高等酒楼“福来楼”前,订了一间接近一楼大厅的雅间,在一楼众门客贪心的眼色中,五人进入房间。

    雅间并不是非常开阔,但桌椅的结构和周围墙壁上的水墨画倒是非常的高等,红木所制的桌椅隐隐分发着清爽古朴的气味。五人随意要些吃喝,赶走小二,将留意力全部放在大厅内的人们身上。

    “嘿,我说张三哥,您瞧方才谁人俊令郎带着的四个仙子,似是很特殊啊!”

    大厅靠北的一桌上,传来一声并不嘹亮的女子声响。

    “焦贵,你小子是不是一见有姿色的女人就走不动道儿了?你没见方才那四个姐姐的气质很纷歧般吗?最好不要乱惹,不然很能够丢了性命。”

    那桌上别的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响。

    “是,是,三哥说的极是,小弟也随口说说而已,那几位让人不太敢俯视。”

    “你也就能在这喝点酒,逞逞嘴上威风了!”

    “三哥你也太瞧不起小弟了!小弟也有报国心呐!可当今圣上……唉!”

    “嘘!你要去世吗!说这么高声!”

    谁人张三哥赶忙计划焦贵道。

    “怕什么!昨日我家那在总管府当差的弟弟返来说,好像是宇文大人并没有分开扬州,并且又仿佛黑暗调集了些部队,不晓得要干什么……”

    焦贵小声隧道。

    “不要再说了!你这家伙怎样从小到多数是天花乱坠?祸发齿牙你不晓得吗?有些事不是我们布衣黎民应该晓得的!即使晓得,也该让它烂在肚子里!”

    那张三哥却是很懂人之常情,告急地看了看四周的其他门客,立刻拿起羽觞硬灌酒给焦贵,低声喝骂道。

    焦贵讪讪所在了摇头,也不再言语。只顾着抬头饮酒。

    他们二人这一番话被元越泽及四女听得真逼真切。五人稍微讨论后,决议立刻进宫,由于很能够这两天就会有“好戏”演出了,假如错过,那但是人生一大遗憾。

    元越泽低调地带着四女走下楼梯,在一楼浩繁门客的贪心眼色中急忙拜别。

    “楚大头,我看方才那几人,忽然想起江湖风闻中的‘杀神’元越泽元大少了,你说会是他不?”

    “应该不会吧,风闻中元越泽应该就将近大婚了,怎样还会在里面乱跑?现在该在岭南才是吧!”

    “嘿,不外话说返来,有人说他那些美娇妻各个貌赛天仙,也不晓得是真是假。”

    “你懂什么!这些都是茶室评话的瞎编的,横竖没亲眼看到,我相对不置信。小弟却是对那‘御剑仙子’非常敬慕!听亲眼见过的人说,那仙子真的如仙界中人普通呢!”

    “不外那仙子与元越泽异样都太奥秘了,我倒以为江湖人管他叫‘无影潜龙’,似是更贴切。”

    “不合错误啊,我听我们家左近那老汉子评话,元越泽该是化名,他真实身份是‘三大宗师’之首的‘散真人’宁道奇!”

    “什么宁道奇!宋缺会把女儿嫁给宁道奇那种老头目?我看元越泽的真实身份是宁道奇的私生子才对!”……

    酒楼内的众人们话匣子一开,说什么的都有,这些话假如传到曾经阔别酒楼的元越泽耳中,他定当气得吐血!

    元越泽一家人颠末协商,决议先辈皇宫看看,假如昔日宇文明及不发作兵变,那就在皇宫里住上几日。

    由于这一家人中修为良莠不齐,诸如单如茵,由于懒散,修为并不太强,而宋玉致则是不会半点武功,终极为了行迹不被保卫威严的皇宫保卫发明,元越泽连哄带骗方算将几个喧华不断的丫头压下,只与单美仙等几个修为高明的人收敛精气神,潜入江都临江宫。

    自杨广登位后,下旨修筑他曾任总管的扬州城,改官名为江都。不光扩城廓,广兴宫殿,修植园林,又在城北依山傍水处,建有归雁、回流、松林等‘蜀冈十宫’。

    不外最雄伟的是另行在长江岸边建立的这坐临江宫,只需杨广心血来潮,不论早晚,都市到那边欣赏长江的美景。

    借着阵势,衡宇与树木的掩护,几人刚进临江宫,入目标即是金雕玉砌,豪华绝伦,不晓得这该是糜费了几多民脂民膏而建成的气魄广大的宫殿。元越泽与单美仙则是又诧异,又愤慨。

    “杨广一人为了享用,也不知糜费了几多黎民的财富,害去世了几多劳力的性命!”

    元越泽剑眉紧蹙,低声道。

    “以是我们要找的帝王,必需不克不及由于权利而堕落,杨广这便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数年来,单美仙曾经读了很多多少后代史料,固然只是实际,但单论脑中的知识,曾经逾越这个期间许多了。

    “这临江宫内果然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保卫极端威严。一不警惕一定会显露破绽。”

    隐蔽在房檐后的卫贞贞轻叹道。

    众人如鬼怪般辗转腾挪,忽然隐隐听到远方传来婉转美好的乐曲之声。

    “明白天就云云的纵容声乐?我们。”

    元越泽道了一句后,飞身奔去。几女立即跟上。

    擦过一道白玉雕琢而成的宏大半月型拱门,落在一处荫蔽的角落里,呈现在面前目今的画面让元越泽与几女顿时诧异动容:只见后方不远出,三坐宏大的阁楼盘绕着两头一个开阔无比,屹立于人工河上的宏大舞台,舞台上,至多二百多名戏子艺人辨别在练唱杂耍,投壶喷火,翻筋斗,叠罗汉,种种官方杂耍奇技,无不俱全,甚为壮观!

    舞台另一边,更有近百名薄纱艳装的仙颜舞姬正随音乐翩翩起舞,姿势勾民气魄,撩人无比,风情万种,令民气动。

    元越泽几人显然被面前目今这壮观的局面给震慑住了,呆呆了看了半天赋回过神来。

    摇头叹息后,一行人持续鬼鬼祟祟地观赏。

    由于他们中并没有谁曾来过这富丽堂皇,占地上万亩的临江宫,以是只能走到哪就看到哪。

    躲潜藏藏潜行了近半个时候,终于离开一处大花圃前。

    花圃四周居然只要几个懒散的保卫,这让元越泽几人倒也抓紧不少。

    元越泽睁开与天地融合的感到力,发觉到这广大的花圃中空无一人,当下拉出其他几女,让她们也观赏观赏。

    只见占地上千亩的广大花圃中,遍植五颜六色的奇花异卉,品种单一,不可胜数。花海之间,以自然巨石部署而成的假山石林,装点以亭台楼阁,甚为雄奇雄伟。引长江之水而成的人工瀑布,人工河道,淙淙而流,水流声洪亮入耳。花丛间更有很多的珍禽异兽在奔波玩耍,饶有生趣,美不堪收,确实算得上人世瑶池了。

    众人直看得张口结舌。

    “为何这里这么多花,却没有半丝花香传来呢?”

    商秀珣一脸迷惑地启齿道。

    元越泽与其他几女也是有些迷惑,复又走上前往寓目各处的鲜花。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