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025章路遇秦王

    为您提供大唐自由行大唐清闲行全文收费阅读。

    四月十六,扬州江干。

    十五的玉轮十六圆。

    此时已近酉时之末,天空星夜灿烂,无半丝云彩,天涯,一轮满月悬挂半空,洁白的月色撒满宁静无波的江面,与那似有似无的暮霭烘托起来,无比的温和,昏黄,安静,浓艳。给人以说不出的脱俗,清爽之感。

    江面上慢慢行进着一只造型独特的‘小’船。之以是说其独特,是由于这小船太宽了,开阔的宛如正常小舟横向行驶在江面上普通。

    小舟造型又很复杂,连船篷都没有,远眺望去,只要十几人零星的站在小舟上,从时时传出的男子的娇笑声便可知那小舟上男子似不在多数,并且光听那些笑声都让民气痒痒的。

    船头上,迎着微风,一左一右,危坐两女。一女身前摆放一古筝,另一女怀中则抱着一把琵琶。

    一阵洪亮响亮如淙淙流水的筝音远远地自小舟上传来,遥遥地回荡在大江之上,带起一片荡漾。倏地,一股穿透力极强,如珍珠落玉盘一样柔和圆润的琵琶之音随之而起。

    两股差别乐器之音绞缠,浊音,低音顿起顿落,舟上众人看着夜幕下宁静的江水,似乎听到沙沙的浪声翻腾,拍打着岸边,夜色安谧,江水如兰。

    绵长而铿锵无力的筝音徐徐短促,正如潮生明月,柔和的月华悄悄地洒在迷茫的大江之上,昏暗的江水上粼粼碧波荡漾,远处群山围绕,叠嶂葱翠,霓裳流岚,绵延不停。琵琶之音则略为低调的配声,如小雨落在沧海之上,碧浪潮生,微澜渐起,潮生潮落,浪花拍打在嶙峋的海石间,回岸带沙。

    猛然,两股声响同时消沉下去,在‘月上东山’与‘风回曲水’后,体现得如江风习习,花卉摇荡,水中倒影,层迭模糊。厥后节拍再转,琵琶之声再度放慢,筝音则转为低分配声,快速横扫的刚性醇厚之琵琶声中,犹如白帆点点,遥闻渔歌,由远而近,逐歌四起。

    此时,筝音再次鼓动感动起来,共同着“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普通的琵琶低音,好似渔舟破水,掀起波涛拍岸,浪花飞溅,橹声阵阵。

    筝音几转,仿如怒海生涛,徐徐地宁静上去,琵琶音异样一转,渐转陡峭,如浩浩沧海,狂澜渐息,云破月来,一束月华洒在沧海间,几尾飞鱼跃出海面,反射着月华淡淡的银光,夜空如洗,皎皎明月照在万顷碧波上。

    这一曲筝琶合鸣,足足继续了一刻钟。小舟上的十几人完全沉溺在这宛如一幅写意精密、颜色柔和、清丽浓艳的山川长卷的乐曲之中。而岸边很多渔家也并没有苏息,零零星散停靠在岸边的很多渔舟之上也站上了人,似是被这一曲给勾走了灵魂,只知痴痴地望这那船头的两个男子。

    元越泽心田赞赏,好一曲‘春江花月夜’!好一对倾情演奏的玉人!

    刚才望着那纯熟地运用弹,挑,夹,滚,剔,抚,飞,摭,勾,抹等种种伎俩,满身心的投入到弹奏琵琶之中,陶醉在本人营建出的一片天地之内,蜜意之处,特殊是弹奏长音之时,轻轻闭上双目,不盲目地悄悄动摇着螓首与体态的“萧姐姐”元越泽暗叹:“无论是什么人,在沉溺于心田深处的天下时,都是最让人着迷的,也是最真实的。”

    再望向另一边异样体态轻轻颤抖,陶醉在弹奏古筝之中的单美仙,也是秀眸微张,整个进程中,托,劈,挑,抹,剔,勾,摇,撮,滑,揉,颤种种伎俩娴熟无比。

    元越泽不由追念起三月初十那日,扬州北郊城隍庙中的事来。

    当日,从单美仙的眼神中,元越泽简直曾经确认了危坐在不远处桌边的那中年贵妇人的身份,元越泽不紧头疼起来。一把揽过仍在给卫贞贞打动手的商秀珣,大手重轻捏上她那吹弹可破的滑嫩面庞,凑到她耳边小声道:“我的小姑奶奶,你们晓得不晓得惹了多大的乱子?你可知那贵妇人的身份?”

    “嘻,好痒。”

    商秀珣被他在耳边一呵气,登时一缩脖子,笑道。

    “萧姐姐的身份很可骇吗?她再大也便是个太后或皇后吧!如今杨广都去世了,另有什么可骇的?”

    商秀珣复又道。

    商秀珣说得倒也很有原理。

    元越泽略一思索,爽性先确认一下再说。

    后果不出所料,这萧姓贵妇人便是隋炀帝杨广的原配,萧皇后。而萧后似是也已从与单美仙,云玉真等几女的对话中大约理解了元越泽的身份,顿时猎奇心也浓厚起来。

    亲口验证,得知了萧后的身份,元越泽呆若木鸡地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好,只知与萧后呆呆地对望。

    萧皇后是谁?

    汗青上姓萧的皇后有多达几十位,此中最著名气确当属面前目今这位来自‘兰陵萧氏’一脉的萧皇后。

    野史中所纪录:杨广的皇后萧氏,父乃西梁孝明帝萧岿,母乃张皇后。萧氏出生于仲春,由于江熏风俗以为仲春出生的后代实为不吉,因而由萧岿的堂弟萧岌收养。养父萧岌过世后,萧氏辗转由母舅张轲收养。由于张轲家景清贫,因而本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劳农务。

    隋文帝登基后,立宗子杨勇为太子,封次子杨广为晋王。之后文帝盼望从向来干系精良的西梁国选位公主为晋王之妃。萧岿晓得后开端占选,但占卜一切留在身边的女儿,后果却皆不宜,最初不得以接回萧氏,占之,后果大吉,于是萧氏成为杨广之妻,封晋王妃。

    史书中纪录,萧氏性婉勤学,颇得文帝与独孤皇后之宠,与丈夫杨广之间也相称合谐。厥后,杨广登位为帝,萧氏已发妻身份被册为皇后。固然在登基后,炀帝妃嫔浩繁,但关于皇后萧氏不断相称冷遇。炀帝曾数次下江南,萧皇后必随行;史书中也所记载着很多炀帝对萧后所说的话。关于炀帝的虐政,萧皇后由于恐惧而不敢直述,而作“述志赋”婉转规劝。

    后代野史中纪录的萧皇后,于身在江都行宫的炀帝被叛军宇文明及所弑后,被乱军带到了聊城。之后窦建德率兵攻城迎回皇后,并将皇后暂安顿于武强县。时突厥处罗可汗的老婆义城公主是萧皇后的小姑,因而干系,遂处罗可汗遣使恭迎皇后。窦建德不敢不从,于是萧皇后便随使前去突厥。

    厥后唐朝贞观四年,唐太宗破突厥,迎萧皇后回京。回京后的萧皇后失掉了唐太宗的冷遇,贞观二十一年,萧皇后崩逝,享年约八十。皇后去世后,唐太宗当前礼将萧皇后葬于炀帝之陵,上谥愍皇后。

    固然这些并不是萧后可以名垂后代的缘由。

    萧后在后代仍被很多人津津有味,研讨来研讨去。很大一局部缘由是来自于正史的纪录。

    正史中的萧后,可谓是汗青下风头最劲的“倾国朱颜”终身历经五位君王的溺爱。一个男子能随着改朝换代而依然伴在君王之侧,这在现代,可说是寥若晨星。

    元越泽固然也读过野史与正史。

    野史是什么呢?打个比如,如今熟知元越泽统统出身的宋缺,傅采林,鲁妙子,他们如纪录元越泽的古迹,那就叫野史。

    而正史则是三月初九,元越泽在扬州城内“福来楼”里被那群无聊门客所谈论的诸如‘元越泽是宁道奇的私生子’一类的话题。

    权且抛开什么野史与正史的说法究竟孰真孰假,现在这萧后的运气曾经改动了。固然不知如没遇到元越泽,她的遭遇会不会如正史普通。但既然人曾经救出来了,最少可以让她当前宁静,安定,牵肠挂肚地生存下去了。

    她的才学及头脑本不逊色于这期间的很多女子,只因是女儿之身,以是独一能倚靠的就只要美色与身材。这是何等的悲痛!有人在倾慕她的生存时,又有谁会怜悯她的遭遇?她的心田,真的如外表普通的高兴与满意吗?

    想通这些,元越泽回过神来,眼神由方才的诧异变为尊崇与痛惜之色共存。

    萧后异样是手足无措的看着元越泽,不知他为奈何此地傻盯着本人。按理说,庙内的各个男子姿色风情都让一直自傲姿色的萧后自感汗颜,可面前目今这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女子就如许呆呆地盯着本人。萧后还计划好好地端详元越泽一番,哪知被他那灼灼的眼光一盯,顿时脸上一红,眼光躲躲闪闪地垂下头去。再片刻,偷偷拿眼角一瞟元越泽,却发明他的眼光中并无半丝男女之欲,萧后暗骂本人一句:真能异想天开。但她又有些莫明其妙:现在的本人曾经得到了统统,尤其是身份。隋朝曾经沦亡了,为何元越泽还要一脸尊崇地看着本人呢?他眼神中的那丝丝痛惜之色更让萧后心头出现一种“知己”的觉得。

    “萧……皇后,不知您当前有何计划?”

    元越泽呆了一下子后,启齿问道,乃至不晓得该怎样称谓萧后。

    “令郎不用再唤妾身‘皇后’了,大隋已亡,妾身得两位夫人相救方避开灾害,以后的日子该怎样,妾身也不知……”

    萧后一脸凄苦隧道。假如能跟在元越泽一家身边固然好,但是她又怕本人是个负担。以是语气中全是渺茫。

    “假如皇后不介怀,元某可为皇后选一处安定的城镇,为皇后预备好统统,皇后以后只需宁静的享用生存即可,您以为怎样?”

    元越泽又发起道。

    “这……妾身怎能受令郎云云厚的膏泽呢……”

    萧后心头一酸,暗忖:原来他们一家真当我是负担。

    见萧后眼神中的一丝酸楚,单美仙笑着启齿道:“良人虽是好意,但想法不当当。假设萧妹子如许的尤物儿在忽然到一个城镇寓居,那不免会有些好色之徒前往扰,而妹子又手无缚鸡之力,了局定当很惨。”

    方才的说话中,单美仙已知萧后要比她小上一岁,天然就称起妹子来。

    元越泽听单美仙云云一说,也点了摇头,他大脑不断愚钝,以是总会“好意办好事”萧后听得单美仙云云了解的话语,不由也心生感谢。

    “妹子也不要胡乱猜想,良人绝非嫌你是负担,如妹子不厌弃,日后可与我们一同生存,怎样?”

    单美仙又道。

    萧后不知为何,脸上又飞起两片红云,显然是误解了单美仙的意思。轻声谢道:“妾身多谢令郎与夫人收容。”

    单美仙固然看出萧后误解了,便从速给元越泽使眼色。伉俪二民气有灵犀,元越泽淡淡笑道:“皇后不用拘束,元某虽非什么正派人物,但却对皇后只要尊崇之意,绝无非分之心,皇后虽然把我等看成亲人普通看,万事不用客气。”

    萧后闻听元越泽此言,方才规复的神色又红了起来,垂下头去,悄悄点了点。又暗骂本人一句:不知羞。

    此时卫贞贞曾经重新作好了饭菜,于是商秀珣,单琬晶拉着依然略显羞赧的萧后一同享用起来。

    萧后固然一派各人闺秀的风采,吃起饭菜姿态都是比拟端庄。再观商秀珣与单琬晶,那吃相,显然已得元越泽的‘真传’。她们都是彻底关闭心田之人,以是元越泽丝绝不以为二女的举措有那边厌恶,反倒以为二女丝绝不造作,至情至性。

    看着三人吃喝,元越泽与其他几女漫谈起来。元越泽看着商秀珣,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原本书中所纪录的秀珣的吃相是这个年月最美的‘美景’之一,可你们看如今她的吃相……”

    商秀珣在一旁听后,持续划拉着饭菜,转头对元越泽做了个鬼脸。

    众人不觉莞尔。

    饭后,众人开端苏息,单美仙因与萧后年事相近,心思上更是颇为类似,以是拉着震惊不已的萧后在手镯内四处引见。当晚单美仙更是陪伴萧后同榻夜话,怕她孤独,让萧后打动十分。

    而元越泽这一边固然也是好像昔日普通的荒诞,忙活许久后,膂力不支的几女都已沉觉醒去。

    元越泽上下其手地大占怀中傅君瑜的廉价,傅君瑜几番极乐后已满身酸软,忙按住元越泽的大手,娇喘道:“良人不要了,人家不可了。你去找其他姐妹吧。”

    元越泽一听,目光转向其他几个依然没睡的娇妻,但见无论是云玉真,抑或是宋玉致与素素,都赶紧摆手讨饶。

    元越泽轻笑着揽过素素道:“恐吓你们罢了,男子与男子在榻上不是只要一种事可做的。”

    “照旧良人明白疼人。这次我们原本是为寇仲那两个小子的着落而来,却没想到亲眼见证了昏君杨广之去世,又得擒住宇文阀的两大支柱,播种颇丰。”

    傅君瑜在元越泽怀里扭动几下,找个舒服地位躺下后启齿道。

    “那两个小子福大命大,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却是君婥与贞贞内心担忧他们,我说什么也没用,照旧持续找找看吧。”

    元越泽道。

    “玉真姐说原本人家会与他们二人干系很亲密,成为姐弟呢,但为何素素却听都听过他们呢?”

    素素在另一边启齿道。

    “原本呢,这个期间的一些事变都是注定了依照肯定的道路开展的,但良人我忽然来了,又有意间做了一些事,后果惹起连续串的反响,很多事变与人都被我的呈现给改动了。”

    元越泽笑道。

    “离我们的婚期另有两个多月呢,我们在到那边玩玩儿呢?”

    宋玉致歪着小脑壳问道。

    “玉真你可有什么想法?”

    元越泽并不答复宋玉致,反问云玉真道。

    “现在杨广一去世,天下曾经大乱,而我们的谍报构造还没有完全运转起来,以是这段日子里,我们的谍报能够不会很闭塞。至于接上去做些什么都不要紧了。既然君婥姐与贞贞担忧那两个小子,我们就持续寻觅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