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51章

    为您提供大唐自由行大唐清闲行全文收费阅读。

    巴蜀中南部并未遭到大雪影响,仅是气候微寒罢了。

    东晋十六国时期,列国统治者之间比年混战,遂宁所属的成汉国统治者外部也为争权夺位妥协不断,人民苦楚不胜。后东晋上将桓温大北李势,灭成汉国凯旋而归,途经方义县境时,但见风和日丽,歌舞升平,一派战争安定的氛围,便在川中丘陵中的这片红地皮设置遂宁郡,取“停息战乱,到达安定”之意。

    方义位于四川盆地中部腹心,涪江中游。方义西连成都,南接内江,北靠德阳,不光是遂宁郡的中央都会,向来更是川中的军事重镇和政治经济中央,素有“小成都”之美称。

    遗憾的是,面前目今的方义城四周杀机暮气充满洋溢,让人觉得不到半分安定。城外五里许处的丘陵上打着宋阀旗帜的虎帐帐篷漫山遍野,威严庄严之气直上云霄,慑人已极。

    元越泽望着里许外的麋集营帐,摇头赞同,正要与可达志奔过来时,熟习的清啸声忽然响起,一道玄色流星由正面的树林中射出,硬生生捉住元越泽胸口的衣衫。

    可达志心中一惊,以他的修为,竟没能克制住这怪物的偷袭,定下神来,方哑然发笑:原来是神鹰黑王,现在它正拿脑壳在元越泽脸上蹭来蹭去,状甚密切。

    二人对视后哈哈大笑,元越泽将它托上肩膀,二人朝宋家虎帐帐处走去。宋家军的保卫就算没见过他自己,也都看过他的画像,立刻飞报帅帐。

    担任监守岗亭的宋家子弟兵们瞥见元越泽,纷繁目射敬重仰色,爆出震天的呼吁喝彩声,足见他在宋家军心中的位置。

    元越泽逐个摇头挥手问好。

    宋法亮亲身率众部下出迎。这位宋家主力培育的年老将领长相非凡,一身青色轻盔,言谈活动间无不具一流妙手的气度和纵横疆场所向披靡的英姿。蜂拥着他的将领和子弟兵无数十人,此中穿将领盔甲者有十几人,均值壮年,大家模样形状彪悍,英姿英发;子弟兵中有一些身着俚僚颜色艳丽的武服的俚兵,各个虎背熊腰,腰佩马刀,使人感触宋阀兵强马壮,妙手如云。此中最引人瞩目是宋法亮死后的女将领,此女一袭颜色艳丽的盔甲,身体窈窕纤细,秀发垂肩,肩罩皋比披风,使她在懦弱中透出凛冽英气。

    两人数年前在宋家有过打仗,现在再见,自黑白常欢欣。

    再为可达志复杂引见一番,宋法亮立刻请他们入帅帐相谈。

    入帐后,宋法亮才将左右诸将引见两人看法,这批宋家将领,元越泽简直都未见过,只好疾速将他们名字记着,那名年老女将则是“虎衣红粉”欧阳倩。

    在岭南外地,撤除宋家,另有三个具有影响力的人,便是番禺郡的王仲宣、珑水郡的陈智佛和始安郡的欧阳倩,他们不是一帮之主,便是世家富家的领袖。此中欧阳倩因女性身份和仙颜而更被人瞩目,此女女承父业,在岭南武林艳名颇著,手底下也有真工夫。

    呷了一口茶水,元越泽逐个对那些将领们摇头问好,问宋法亮道:“二叔他老人家可好?”

    宋法亮忙道:“阀爷生龙活虎,亲率三万精兵北上管束萧铣。”

    元越泽点了摇头,接着问起巴蜀的战况。

    宋法亮答道:“解晖似是没推测我们会如许快翻开巴蜀的南面窗口,他和李唐的军力只来得及保住新城、遂宁、资阳、隆山和临邛五郡,李唐共派来十万余人,此五郡皆驻两万余兵士,资阳一战后,我军士气大震,末将亲率雄师来攻遂宁,多亏有鲁巨匠制造的精妙东西,二十多天上去,已将方义的守将解昂和李唐援军打得心胆俱裂,只是闭门苦守,等候外助;另一起军由王仲宣将军带领,已将犍为和眉山两郡控制住,现在正与陈智佛率领我们留守在资阳的人马合击隆山。”

    元越泽摩挲着黑王的脑壳,沉吟道:“能否方义城太难攻了?”

    宋法亮摇头道:“此城虽一帆风顺,可经戍卒们加固后,非常难以打击,而我们带来的东西一直需求后补。”

    可达志插口道:“幸亏没让他们在河谷平原上修起外墙,不然要攻陷此城,难比登天。”

    众人轻轻一愕,半晌明确过去。

    遂宁城地处在河间盆地的中央,四面环山,如能在涪江河边的河谷平原上开壕筑墙,建筑成外城池,在天文劣势下,攻此城的难度将比洛阳那样的千年古都还要难。

    元越泽挑起拇指赞道:“可兄果然是惯打仗的武士,小弟就没留意到这点。”

    可达志哈哈大笑,抬头品茶。

    元越泽双目轰隆电闪,嘴角飘出一抹冷漠残暴的笑意,淡淡道:“修一百层墙又有何用?今晚我就去将方义守将的脑壳取来,群龙无首下,看他们还怎样守!”

    在场众人都显露敬服的脸色,没人会疑心他在说谎话。

    宋法亮一呆后叹道:“姑爷在龙泉的战绩威凌天下,今趟太好了,难怪沈城主着人将黑王送来,说姑爷定会来助我……”

    说到这里,他瞟了一眼可达志,立刻停了上去,脸上显露为难的脸色。

    元越泽顿时苦笑不得,心忖本领太大也不是啥坏事,本人被埋在地底下好几个月,家里一定没人焦急,还以为本人到静斋游山玩水去了呢!

    可达志觉察宋法亮的异常,哈哈一笑,叹道:“元兄当日在龙泉的英姿,我但是亲眼见过的,三万金狼军都围他不住,万箭更是无法伤他半根汗毛。”

    美目不断在端详着他的欧阳倩不由得欣喜道:“这就好了,李建成自从被二少爷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后,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又失掉李渊的首肯,着他再带雄师入川援助成都,令郎本领通天,若可敏捷将成都周边蚕食,我们几路雄师会师后,也可尽快围上成都,多一分胜算。”

    她声响甜蜜洪亮,汉语字正腔圆,没有半分异调。

    元越泽心忖不外便是靠后妃们吹枕头风而已,也只要李渊那种耳根子软的人才会选择持续置信李建成。口中道:“欧阳小姐客气了,鲁师说得好:战必攻城,由于城不光是干系全局或某一地带的战略要点,还起来控制大片地域的交通和经济的作用,乃整个战局的支持点和命根子,无论方义照旧成都,战略意义都不小,早日夺得手里,我方丧失天然也少上许多!”

    孙武曾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说的是举凡在战略上有紧张意义的都会,均是城厚墙高,沟河护城,易守难攻,能以少胜多,故以孙子的用兵如神,仍以攻城为不得已的下下之策。若工夫容许,宋家军固然不会如许急着防御,不外窦建德已去,河北大部的运气已可猜到,以是巴蜀越快攻陷越好,元越泽的到来间接影响到成都的沦陷速率。

    他日,元越泽轻松实验“斩首举动”又在褴褛的城墙头上提着解昂和李唐将领的人头高呼作势,果真,群龙无首下,方义一日被霸占。

    随后元越泽一起西行,再以异样伎俩凑合隆山和临邛两郡的守将。

    李唐驻扎在这两郡的部队也算了得,在得到守将的情况下,抖擞还击,直战至最初一人倒下才算闭幕和平。

    一个半月内,成都以南的重镇全部得到。

    时期元越泽同过黑王与洛阳开端了联络,最让他快乐的莫过于刘黑闼还在世,已到洛阳投靠沈落雁,大河以南的山东地域已被少帅军霸占,独孤峰亦沿河反击,与少帅军协力将被李唐霸占了的黎阳解围起来,打起拉锯战。

    又要到春节了。

    赶来找他的莲柔、傅君嫱、小鹤儿、云芝几女也在明天傍晚时分抵达方才霸占了的阳安城。

    元越泽再拉出宋玉华三女,八团体满意的享用过元越泽的技术。

    小鹤儿边嚼边道:“对了,秀芳姐上个月来音讯说她要到蒲昌海走一趟。”

    元越泽给莲柔夹了块肉片,皱眉道:“秀芳不是去过西域了吗?高丽艺术她不喜好?”

    云芝答道:“她信中说接到宁真人的音讯,下面提起秀芳姐的娘亲并未真去世去,而是被他救活,送到蒲昌海左近寓居。”

    元越泽心中一寒,立即皱起眉头。

    其他几女都大咧咧惯了,基本未留意到他的异常脸色,却是石青璇这秀外慧中的男子不断在把稳着他的每一个模样形状活动。

    元越泽转换话题,逗得几女娇笑连连。饭后,因赶路而疲累交集的四女和不胜征伐的宋、李二女在与元越泽荒诞一番后,沉觉醒去。

    元越泽单独来临时寓居的堆栈小院中欣赏那一轮别显凄美冷落的残月。

    “你故意事吗?”

    石青璇柔柔感人的声响在面前响起,将他的思路唤回理想。

    元越泽回过头来,脸上现出一丝苦笑,没有答她。

    在星光月照下,石青璇一袭素白宫纱,漆黑秀发随意披垂香肩,正品婷婷袅袅、行动轻巧地向他走来,她就像有如来自最深黑星空降世下凡的凌波仙子,不论何地,只需有她的存在,天地似乎都酿成被一片馥郁的香洁之气覆盖的迷离幻梦。

    清闲沉着地离开元越泽身前,美目深注他半晌,石青璇终于显露一丝若月色破开层云的笑意,微嗔道:“为什么不语言?青璇晚饭时遗忘问你去静斋的颠末了,在山上读了几个月的经文吗?”

    元越泽哭笑不得,一把揽上她的纤腰,痛吻一番她的香唇,才在她的不依和娇喘声中停了上去,让她坐到本人腿上,将去静斋的阅历讲出。

    其他几女都以为他在外忙公事或顺道玩耍,基本问都没问他静斋之行的后果,只是想固然以为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大事,定能圆满处理。

    石青璇听完后,面上显露极为庞大的脸色,好久才吁出一口吻,语带淡漠隧道:“那你预备怎样看待梵清惠?”

    元越泽有些不悦隧道:“她挖空心思害我,你还怪我?”

    石青璇美眸中闪过黯然的脸色,随即摇了摇头,垂下螓首。

    元越泽似乎喃喃自语地叹道:“我元越泽走到那边,都能拍着良知挺直腰板走路,也从未对女人用过强。可将梵清惠当成女人的人才是傻子,她是最精彩的政客,凭什么她害我性命就可以,老子就不克不及玩玩她?”

    石青璇听出他的不满,樱唇轻吐,柔声道:“青璇只是想起了娘,并未怪你。”

    元越泽照旧坚持着仰首望月地震作,摆手道:“我不需求抚慰,作了便是作了,我更不会否定。奶奶的,若非老子另有点本领,恐怕连本人怎样去世的都不晓得!”

    石青璇见他没完没了,不由气得绷起粉脸,鼓圆香腮,秀眉紧蹙,仰面盯着他,大嗔道:“人家都说了没有怪你!”

    元越泽低下头了,细审她的圣洁玉容,叹道:“小妹晚饭时说的秀芳音讯并不复杂,青璇冰雪智慧,岂非没听出不合错误劲的中央吗?”

    石青璇闪闪发亮的眼珠滴溜溜一转,惊讶道:“难道这是拿来凑合你的?宁道奇怎样说都是大宗师,再不济也不会用如许下三滥的手腕吧?”

    元越泽抚上她柔顺的长发,摇头道:“以宁道奇的为人的确不会,但晓得秀芳娘亲着落的其别人呢?”

    石青璇香躯轻颤,迷惑隧道:“是梵清惠?”

    元越泽点了摇头,愤然道:“这老尼姑一点都不复杂,预备了一系列手腕,就算杀不去世我,困不去世我,也要把我引离中原战场。蒲昌海四周满是一望无边的大戈壁和盐碱地,你说我会放下心让秀芳单独一人冒险吗?先不说我可否从戈壁中生还,单说往复,最少都得半年以上,就算返来时,中原的和平应该也快结束了,惋惜啊惋惜!”

    说到前面时,他已笑了起来,状甚癫狂。

    石青璇唇角轻翘,显露一个极为娇俏心爱的心情,道:“惋惜她太高看你了,由于中原的和平就算没有你,差异也不会太大。”

    元越泽大手一箍她的纤腰,赞同道:“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正道,不得见如来。成见害人,她梵清惠执假成真,枉为学佛之人!”

    石青璇咯咯笑道:“若青璇是你的朋友,也绝不敢小觑你,无论你体现得何等铁面无私。”

    元越泽沉吟道:“我推测秀芳的娘亲应是被宁道奇所救,至于为什么不回中土见女儿,我就猜不到了。”

    石青璇接口道:“会否是住在你说的谁人无双国里呢?”

    元越泽一呆,点了摇头,道:“盼望成都可以尽快攻陷,届时回洛阳看一眼,我就动身西行,秀芳从高丽动身,至多也得颠末四五个月才干抵达蒲昌海。嘿!如果能在西域见着龟缩的刘昱才好!”

    说完一把抱起石青璇向她内室走去。

    石青璇骇然道:“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上去!”

    元越泽阴阳怪气隧道:“让在下伺候青璇各人就寝!”

    石青璇倏地霞烧玉颊,直红透耳根,却又挣扎不上去,只要眼带乞求地凑到他耳边嘀咕几句。

    元越泽嘿嘿笑道:“那我就抱着青璇舒适地睡一觉好了!”

    石青璇娇躯滚烫,酡颜心跳却又迫不得已,只要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如有所感隧道:“梵清惠的人实在并不坏。”

    元越泽不屑道:“人间之事永无相对可言,她凭什么一定本人的想法和观念肯定准确?家师阅历万万载光阴,与天地同寿,都不曾如许自卑过。大概她真是为万民着想,可却被无实的心之变幻所疑惑而入魔,以秀芳诱我西进大漠,拿她的一生修行和两条性命换天下人之命,这入魔可够彻底的!”

    石青璇心忖你的来源如许乖僻,怎能令人随便置信?不外她心中明确:元越泽的古貌古心和对布衣黎民的关怀,绝非那些满口品德,启齿开口为国为民的人可比,那种关心是发自至心的。

    幽幽轻叹了口吻,石青璇将螓首贴向他的胸口。

    第二日,石青璇的月事走了,在她晚间洗浴到一半时,就被忽然闯出去元越泽抱走。她只好羞赧地伏在他的胸口,溜回卧房。

    一起上,元越泽怪手延续撩拨,将本就受沐浴水影响的石青璇安慰得娇喘连连,大发娇嗔。

    将照旧在不依撒娇的石青璇放在床上,元越泽坐在她劈面,细审她娇羞不已的倾国容颜。

    石青璇模样形状很快规复素日的神圣端庄,挺直娇躯坐起,淡淡与他对视。

    元越泽苦笑道:“青璇如果如许,我可真生不出进犯你的心境了。”

    石青璇“扑哧”娇笑,媚眼如丝隧道:“大好人,要强来吗?”

    元越泽嘿嘿一笑,阴阳怪气隧道:“非也非也,小弟以为青璇各人也很想今晚献身,以是嘛……”

    石青璇大嗔道:“自卑!”

    接着又好气隧道:“你很少说没有来由的话的……”

    元越泽正容道:“第一嘛,由于青璇天癸刚过,经后代人研讨,女性在天癸时盆腔充血添加,性高兴时也将发作盆腔充血,故天癸中的女性容易发生激动,不光云云,受神经内排泄零碎的变革影响,很多女性在天癸前后也会有特殊的高兴和激动;第二嘛,在前一条要素影响下,青璇又洗了个热水浴,心田激动一定更激烈啦!”

    石青璇霞烧玉颊,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显然就算元越泽说得不中亦不远矣。

    元越泽哈哈大笑,将只着一层外套,内中中空的她抱了过去,躺下抚摸她的秀发,道:“我只是恐吓你的,你什么时分见我用过强。今晚就如许睡吧!”

    石青璇没有半分惊诧的模样形状,她与元越泽有种隔世的肉体联络,清晰地指点他说的是实话照旧谎话。

    螓首舒适地贴在他的胸口,石青璇幽幽叹道:“我听人说过男子为性而爱,女人为爱而性,是稳定的真理。实在与你打仗多了,发明你的心思很奇妙,纤细处连很多男子都要羞愧。”

    元越泽发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坏人!”

    接着叹了口吻,道:“恋爱实在很复杂,只需体恤和暖和就充足了。可儿活天地间,受种种正负面心情影响,要做到体恤和暖和绝不容易。比方我做了某件事,在我看来便是对你的体恤,在你看来的确何足道哉的大事,抵牾和抵触就如许发生了。”

    石青璇冷静摇头,元越泽说的原理许多人都懂,但仅云云罢了,人间万事,永久都是知易行难。

    二人悄悄地体会着温馨的氛围。好久,舒适躺在元越泽胸口的石青璇才轻声道:“实在你真的说对了。”

    元越泽固然明确她的意思,她指的是元越泽方才剖析的“今晚她预备献身”的说法。

    大手按上她的纤腰,隔着薄弱的外套,元越泽清晰地觉得到她炽热感人的柔嫩肌肤,于是轻轻一笑,道:“邪王已得正果,青璇该没故意病了吧!”

    石青璇轻轻点头,忽然以为满身燥热起来,昨天因天癸而压制的被洗浴时勾起少许,再与元越泽交心,及遭到他的抚摸,似的石青璇激烈涌上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