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四十二: 两处婚礼

    “什么?”闻言,贺鸣红光满面的脸忽然黑了起来,邪气的眼底也显露几分凶色,“爹,都这个时分了,岂非新娘子还忏悔不可?”活该的,要真是如许,他定是要把那女人抓来活活弄去世全文阅读!

    贺正州拉住他的手臂,表示他稍安勿躁,皱着眉头低声道:“前往迎亲的人说新娘是上了喜轿的全文阅读。你先别急,为父已让人出去检查究竟发作何事了,你且先去把来宾稳住再说。”

    。。。。。。

    就在贺家背着众来宾私下派人寻觅新娘的着落时,现在在一处幽僻的宅院之中,一名身穿大红喜服的女人被人绑在床上,头上的喜帕早已不胫而走。风雅绝色的脸上,双眼被一条黑巾蒙住,而女人张着嘴巴,扭动着身子,倒是半个音调都发不出来,半晌之后,她觉得有人接近,将她衣物一件件剥离——

    女人风雅的容颜上充满了恐惊,若何怎样双手舒展被绑在床头柱上,纵然拼劲了尽力,却发不出一点声响,身子上传来的凉意和打仗到的生疏温度,让她恐慌惊骇,倒是怎样都解脱不了这犹如噩梦般的统统。

    为什么她会如许?她如今究竟在哪?

    她记得明显是坐在喜轿之中前去承王府的,但是为什么现在却被人莫名的绑了起来。

    伏在他身上的男子是谁?是谁!

    谁在轻浮她?究竟是谁在轻浮她?

    当扯破的痛意从身下传来,蒙在女人脸上的黑巾忽然被泪液浸湿。可不论女人怎样挣扎、面目面貌怎样惊慌无措,都无法改动这犹如‘鬼压床’的一幕……

    不!她的洁白……

    究竟是谁在攫取她的洁白?

    现在的女人脑海里只想着一件事——她的洁白没了!

    昔日是她嫁到承王府的日子,她还没有同她心仪的承王殿下拜堂,她的洁白之身应该是属于承王殿下的……

    但是伏在她身上的男子带给她的痛意却清清晰楚的提示着她——完了,统统都完了最新章节!

    ……

    现在的承王府

    异样的来宾满座,繁华特殊。

    八抬大轿落在气度的承王府大门口时,忽然从大门之中走出数名身穿盔甲、手持长矛的人将大门核心观的人群遣散。

    本来想看繁华的黎民一看这架势,谁也不敢再多待下去,带着绝望纷繁拜别。

    没有了闲杂人等,一名侍卫头领这才朝八名轿夫冰脸挥手:“把肩舆抬走!”

    一阵风袭来,吹起大红的轿帘一角,如果现在看繁华的人还在,定会发明喜轿之中空无一人……

    而此时,在通往喜堂的路道上,被红帕蒙着头的女人慢慢的展开眼,登时以为头晕眼花,大脑里一片混浊。

    幸亏一左一右有人扶持,才不至于她跌倒无法走路。

    众人都晓得承王殿下昔日娶的女人乃是白府的一名身残之女,即使新娘现在的步调糟糕观,也无人以为不合错误劲,相反的,但凡看着新娘呈现的人,都用着一种倾慕的眼神存眷着。

    能与承王殿下结婚,不论对方是何身份、是何摸样,都注定她是承王妃,这座贵寓的新主人。就算有笑话的,那也只能偷着私下笑话,谁敢不要命的跑到承王府来打承王的体面?

    耳边一阵阵喧哗的声响,吵得白心染头痛不已。可偏偏她像是忽然长了软骨似地,除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