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十八章 奇异的品味声

    关于暗夜中埋伏的杀机刑朗早已有所发觉,就在两只变异蟑螂接近房门的那一刻他手中的长刀曾经瞄准了大门,至于鹿去世谁手就只能听其自然了全文阅读。

    说什么必胜的决心纯属狗屁,待到确定两只变异虫走远之后刑朗才发明本人掌心满是盗汗,连脚肚子也一阵阵痉挛。

    刑朗长这么大鸡鸭宰过不少,算是杀过生见过血的主,不外让他真个儿独自面临变异生物还真有点心有余悸,白昼那只变异鼠给他带来的宏大暗影依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最新章节。

    彻夜,注定无眠,暗夜中只要无边的屠戮。全天下近百分之二十的人类在这一夜沦为种种变异虫的食品,或许是巢穴中的储藏食品。

    第二天清早,灰色的晨雾正在逐步散去,微红的晚霞从地平线上升起,整个都会陷覆盖在一片恐慌与悲悼的压制气氛中。

    刑朗提着长刀出了门,一起警惕慎重的快步往前走,地上到处可见一条条歪曲的粗大血痕向统一个偏向延伸过来,就仿佛是一具具血犹未干的遗体被什么工具拖着往某一处汇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