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二十六章 归程(四)

    夜已深了,远处高楼上升起的火光和浓烟更让民气烦意乱全文阅读。看着女人我见犹怜的容貌,刑朗心头莫名一软。

    “不怕去世就上车吧,活一天年一天……”说完抹了一把脸上黏稠的血污,把长刀炕上肩径直向皮卡走去。

    女人紧咬着下唇的贝齿一松,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吻,紧随着刑朗上了车,这个举动看似有些独特的男子就像她独一能捉住的救命稻草,捉住了她就绝不会放手,至于结果容不得她多想,至多他有自保的力气。

    皮卡慢慢启动,浑身刺鼻血腥味的刑朗没工夫去清算,这股子滋味反而让他觉得心田深处有股淡淡的高兴。

    不知是那位哥们已经说过,男子,是骨子里带着狼性的植物,暴力和血腥味能让他们心田的野性得以开释。

    开了车窗,清冷的夜风混合着阵阵焦臭味钻入鼻孔,敏锐的刑朗听到身边缄默的女人喉头收回几声干咽,绷紧的脸颊忍不住轻轻一抽。

    “前面有水,有食品,特地润湿条毛巾给我搽把脸。”刑朗只管即便坚持冷淡,这复杂的一句话听在女人耳中有如天籁,紧接着后座便传来一阵塑料袋的扯破声,牙齿与食品剧烈的摩擦声。

    “唔!毛巾。”死后的女人仿佛有些忙乱,十分困难找到了毛巾却不晓得用什么润湿,她手里的矿泉水是怎样也不舍得倒出来的。

    “用……什么……润?”女人弱弱的问道,塞满了食品的嘴巴提及话来模糊不清全文阅读。

    “矿泉水。”刑朗有些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