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五十四章 破墙阴招

    门外哗闹着的歹徒们见到小春子拖着去世狗样的罗奔波到近前,一下都像被卡住了喉咙的待宰鸡,嗓子眼里咕唧咕唧干咽着嘀嗒小说网引荐小说。马脸罗驰神色愈发阴森了,紧握的手指骨节都有些发白,他恨不得把谁人用枪指着小春子脊背的家伙活剐了,但如今做不到,隔着一张连子弹都穿不透的大门。

    “捉住两只耗子,顺道收了两把青年节手枪。”刑朗笑眯眯的扬了扬手中的枪,说不出的自得。

    石铁柱面无心情的点了摇头,也懒得去指出这个枪盲的错误,明摆着是两支七七式,硬被他叫成了‘青年节’,不外没喊成王八盒子之类的还算不错了。

    “放了我年老……”面色阴森罗驰终于痛心疾首的说出了第一句话。

    这家伙声响很有特征,锋利得就像用钝锥子在玻璃上划刮,让人不由得牙齿一阵发酸。死后熟习罗驰性情的监犯们心中一突,他们都晓得罗驰用这种语气语言意味着什么,记得前次就有两个不愿服软的家伙被砍了脑壳。

    石铁柱基本没有去搭理罗驰的意思,而是不紧不慢的走到躺在地上装去世狗的罗奔眼前,抬起脚在他脸上悄悄踢了一下,一双牛眼紧盯着小春子瞳孔,低声问道:“这家伙杀过人吧?”

    杀人?小春子心头狂跳,刻意想抬头逃避,他不敢重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珠,但他发明统统高兴都是白费,那双不怒而威的眼珠好像截断了一切的退路,连一条漏洞也没留下,心田有力的挣扎了一下,终于选择了妥协。

    “我见到……杀过……两个……”小春子小心翼翼的答复道,他不敢转头看门外的马驰,只能低着头背对着玻璃门。

    “嗯全文阅读!”石铁柱一摇头,又望向一旁把玩动手枪的刑朗,说道:“那啥狼,给你杀团体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