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48章 左冷禅战任我行

    两日之后,处理日月神教的妖女任盈盈的嘉会,在少林寺的大雄宝殿当中正式召开最新章节。

    数百位身份普通的武林人士,只可以在大雄宝殿里面围观嘀嗒小说网引荐小说。

    可以站在大雄宝殿当中的,要么是江湖上著名有姓的一流妙手,要么即是五岳剑派和青城派的门生。

    少林派和武当派有意参与五岳剑派和日月神教的争斗,以是方证巨匠和冲虚道长两位超一流妙手只是两位见证人。

    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和西岳派掌门岳不群站在大雄宝殿当中。

    “把谁人妖女押下去!”

    左冷禅的话说完,一名嵩山派门生便将蓬首垢面的任盈盈押了下去。

    本来少林寺囚禁任盈盈,对她的报酬颇为不错,算是把她当成吃斋念经的巨细姐服侍。

    但是换成嵩山派的门生把守她之后,不只吃的是冷炙剩饭,并且另有嵩山派的门生对她入手动脚。

    “跪下!跪下——”

    把任盈盈押到大雄宝殿当中,嵩山派门生怒喝两声,猛地一脚踹在任盈盈腿弯上,任盈盈这才有力的跪倒在地。

    左冷禅面有短须,一张国字脸有些好看。

    如果单论卖相的花,只怕是封不屈和左冷禅加起来,都比不上小人剑岳不群老师。

    但他武功高强又是久居高位,身上自有一股让民气折的心胸。

    站在任盈盈的眼前,端详着这个任我行的女儿,左冷禅启齿说道。

    “诸位武林同道,各人眼前的这个妖女,即是魔教前教主任我行的女儿,现任教主西方不败亲封的圣姑!现在这妖女落到我们手中,左某便将这妖女杀了,祭祀我们五岳剑派惨去世在魔教手中的长辈们全文阅读。”

    “左冷禅,欺凌一个弱男子即是你的长进吗!”

    大雄宝殿里面,立即响起一个挖苦的声响。

    嵩山十三太保的大太保丁勉高声喝道。

    “甚么人?给我出来!”

    两道黑影发挥极为拙劣的轻功,越过大雄宝殿门口的浩繁武林人士,落入了大雄宝殿当中。

    这两道黑影一个是向问天,另一个身体矮小,倒是脱困而出的任我行。

    “任我行——”

    看下落在眼前的任我行和向问天,左冷禅痛心疾首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左冷禅自傲武功高强,江湖上除了方证巨匠和冲虚道长之外,即是他的武功最高。

    但是十年前的黑木崖一战,他却惨败于任我行的手中,还差点被任我行用【吸星】夺走满身内力。

    那一战被左冷禅当做一生之耻,也是为了抑制任我行的【吸星】,左冷禅才会自创出【寒冰真气】。

    方证巨匠上前说道。

    “原来是任教主和向左使,两位莅临,有何见示?”

    任我行嘲笑着说道。

    “你们这些人囚禁老汉的女儿,还在江湖上放出音讯,不便是在等老汉自坠陷阱吗?”

    方证巨匠说道全文阅读。

    “岂敢?只是任老师复出,江湖上今后多事,只怕将有有数性命伤在任老师部下。老僧故意屈留三位在敝寺徘徊,诵经礼佛,教江湖上得以平静,三位意下怎样?”

    任我行仰天大笑,说道。

    “妙,妙,这主见甚是拙劣。”

    方证持续说道。

    “令爱在敝寺后山驻足,本寺上下对她礼敬有加,供奉不敢有缺。老僧以是要屈留令爱,倒不在为本派已去世门生报恩。唉,冤冤相报,胶葛不已,岂是空门门生之所当为?少林派那几名门生去世于令爱部下,也是宿世的业报,只是……只是女檀越杀业太重,动辄伤人,若在敝寺修心养性,于各人都有益处。”

    “方丈的盛情,想得八面玲珑,在下原该服从才是。”

    任我行浅笑着说道。

    “只不外我们最多只能留上三个时候,再多就不可了。”

    方证巨匠怫然道。

    “原来任老师是消遣老僧来着。”

    左冷禅哼了一声,嘲笑道。

    “左右东拉西扯,是在耽搁时候呢,照旧在等援军?”

    任我行嘲笑道。

    “你说这话,是想倚多为胜,围攻我们三人吗?”

    “魔教妖人,大家得而诛之!你说我们倚多为胜也好,不讲武林端正也好。昔日左冷禅在此,要领教左右高着。”

    任我行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最新章节。

    “不错,果真是拙见,明知单打独斗是输定了的,便要群殴烂打。姓左的,你昔日拦得住任我行,姓任的不必你入手,在你眼前横剑自刎。”

    左冷禅冷冷的道。

    “我们拦你大概拦不住,要杀你女儿,却也不难。”

    方证巨匠说道。

    “阿弥陀佛,杀人可使不得。”

    冲虚道长说道。

    “如许罢,我们不倚多为胜,各人公公道平,以武功决胜负。你们三位,和我们之中的三团体比斗三场,三战两胜。”

    方证忙道。

    “是极,冲虚道兄拙见大是非凡。点到为止,不伤性命。”

    任我行说道。

    “我们三人假使败了,便须在少室山上居留十年,不得下山,是也不是?”

    冲虚道长说道。

    “正是。要是三位胜了两场,我们天然服输,任由三位下山。”

    “那这第一场,就由左某领教左右的魔教神功!”

    左冷禅忽然飞身而上,发掌猛向任我行胸口打来。

    任我行反手回手,喝道。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