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54章 任我行落败身故

    假如是单打独斗的话,就算是西方不败如许的尽头妙手,也要在众人的围攻之下溃退而逃txt下载。

    任我行的【吸星】固然称得上是神功,但是西方不败早曾经修练【葵花宝典】将内力转化成极阴属性。

    就算是她跟任我行拳掌相交,任我行的【吸星】也无法从她身上攫取内力。

    但是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倒是绝世剑法,对她要挟极大。

    若不是令狐冲内力修为不及她,地步也比她差几分的话,只怕令狐冲一团体便能将她打退。

    假如将令狐冲换成方证巨匠、冲虚道长如许的超一流妙手,就算他们跟任我行等人加起来,西方不败也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

    惋惜令狐冲对她的要挟——

    固然她身法速率极快,可以让令狐冲抓不住本人的漏洞,但在任我行等人的共同打击下,只需她稍有涣散便会被令狐冲捉住漏洞一举击败。

    幸亏这场黑木崖大战,西方不败并不是孤身一人。

    杨铭挥剑突入战圈之后,上官云和绿竹翁立即向他围攻过去。

    如果几个月前的话,面临两大一流妙手的围攻,杨铭还会左支右绌。

    但他这几个月有着西方白陪练喂招,气力曾经提拔到了准超一流妙手的地步,并且身法速率也有所提拔。

    看到上官云和绿竹翁挥剑斩来,杨铭旋身躲开上官云的打击,挥剑向着绿竹翁斩去。

    绿竹翁固然内力深沉,但他善于的倒是拳脚工夫而非剑法,在杨铭的眼中他的剑招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全文阅读。

    看到杨铭挥剑斩来,绿竹翁匆忙前进不敢硬接。

    这时上官云的长剑从面前刺来,杨铭皱着眉头,只能转身挡住这一剑。

    方才退开的绿竹翁,立即捉住机遇扑了过去。

    杨铭堕入上官云和绿竹翁的围攻之下,西方不败倒是压力大减,她双手绣花针不时飞翔,逼的令狐冲和任我行、向问天不时前进。

    任盈盈看着他们的战役,眼中全是着急之色。

    惋惜她的武功太弱,西方不败故意的话,只需一招便能将她刺去世。

    就在这时,曲洋离开了任盈盈的眼前。

    “任巨细姐!冒犯了——”

    “曲伯伯——”

    不等任盈盈把话说完,曲洋便弹辅导中了任盈盈的几道穴位。

    任盈盈身材一僵不再转动,眼中显露惊慌的眼光说道。

    “曲伯伯……你岂非真的要协助西方不败凑合我爹吗?”

    “若我不如许做的话,任教主杀了西方教主之后,接着要杀的便是我和非烟了。”

    曲洋转过身来,背对着任盈盈。

    “曲洋老朽之人死有余辜,但黑白烟却不克不及去世!”

    说完之后,曲洋拔剑冲向了上官云和绿竹翁全文阅读。

    上官云和绿竹翁两人联手,才委曲压抑住杨铭。

    此时曲洋参加战圈,上官云神色一变,心中生出了退走的心思。

    他本来就不是任我行的忠心上司,既然能在任我行的威胁下叛逆西方不败,天然也能为了保全本人的性命叛逆任我行。

    感觉到上官云长剑上的内力削弱,杨铭扫了他的神色一眼,长剑一转向着绿竹翁刺去。

    前有杨铭,后有曲洋。

    在两大妙手的围攻之下,绿竹翁匆忙前进,但他的身法速率又怎样能够快过杨铭?

    唰啦一声——杨铭的身影好像一道疾风冲到绿竹翁眼前,长剑穿透了他的胸膛。

    看到绿竹翁被杨铭一剑刺杀,上官云更是闻风丧胆,他匆忙转身发挥轻功,向着文成武德殿的后殿逃去。

    惋惜这黑木崖上下都需求吊篮运送,就算上官云此时从文成武德殿逃脱,他也不行能逃出黑木崖。

    杨铭和曲洋杀了绿竹翁之后,两人又联手向着向问天扑去。

    向问天固然是准超一流妙手,但在两人的联手围攻之下,也不行能撑过几招。

    “曲洋匹夫!老汉要杀了你——”

    看到曲洋居然帮着西方不败凑合本人,任我行立即怒喝怒吼。

    如果曲洋没有到场出去的话,就算有杨铭协助西方不败,这场黑木崖大战也是输赢未知。

    惋惜曲洋就像是最初一根稻草,他参加战圈彻底压垮了任我行等人取胜的盼望嘀嗒小说网引荐小说。

    令狐冲一边抵御着西方不败的绣花针,一边高声说道。

    “任长辈!向年老!昔日曾经事不行为,我们照旧认输分开吧!”

    接着,他又向西方白说道。

    “白姑……西方教主!昔日我们认输,请你放我们分开吧!我会劝任长辈归隐山林,以后不会再来跟你争抢教主之位。”

    西方白皱起眉头,手中的攻势缓了一下。

    就在这时,杨铭挖苦说道。

    “真是可笑!假如你们打败了西方教主,你以为任我行会给西方教主一条活路吗?令狐冲!”

    令狐冲立即语塞。

    就在这时,任我行哈哈一笑说道。

    “我任我行纵横江湖,那边需求西方不败这个狗贼饶我性命?本来我敬佩西方不败夺了我的教主之位,假如她昔日放过我的话,我倒要看不起这个不男不女的狗贼了。”

    “找去世——”

    西方白冷喝一声,一枚绣花针弹射而出,击中了任我行的右眼。

    “啊——”

    任我行惨叫一声,捂着右眼加入了战圈。

    “爹——”

    任盈盈大呼了一声,但她被曲洋点中穴道,身材基本无法转动。

    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