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5章 作去世段誉和钟灵

    青光闪烁,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中年男人左肩,使剑少年不等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男人右颈最新章节。

    那中年男人抬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出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三招,中年男人长剑猛地击落,直砍少年顶门。

    那少年避向右侧,左手剑诀一引,青钢剑疾刺那男人大腿。

    两人剑法迅捷,尽力相搏。

    练武厅东坐着二人。

    上首是个四十左右的中年道姑,乌青着脸,嘴唇紧闭。

    下首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右手捻着长须,模样形状甚是自得。

    两人的座位相距一丈不足,死后各站着二十余名男女门生。

    西边一排椅子上坐着十余位来宾。

    工具单方的眼光都集注于场中二人的角斗。

    眼见那少年与中年男人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负。

    忽然中年男人一剑挥出,用力猛了,身子轻轻一幌,似欲摔跌。

    西边来宾中一个身穿青衫的年老女子不由得【嗤】的一声笑。

    他随即晓得忘形,忙伸手按住了口。

    便在这时,场中少年左手呼一掌拍出,击向那男人后心,那男人向前跨出一步避开,手中长剑猛然圈转,那少年左腿已然中剑,腿下一个踉跄,长剑在地下一撑,站直身子待欲再斗。

    那中年男人已还剑入鞘全文阅读。笑道。

    “褚师弟,承让、承让,伤得不凶猛么?”

    那少年神色惨白。咬着嘴唇道。

    “多谢龚师兄剑下包涵。”

    那长须老者满脸得色,轻轻一笑,说道。

    “东宗已胜了三阵,看来这【剑湖宫】又要让东宗再住五年了。辛师妹,我们还须比下去么?”

    坐在他上首的那中年道姑强忍肝火,说道。

    “左师果真调教得好徒儿。但不知左师兄对【无量玉壁】的研究,这五年来可已大故意得么?”

    长须老者向她瞪了一眼。杂色道。

    “师妹怎地忘了本派的端正?”

    那道姑哼了一声,便不再说下去了。

    这老者姓左。名哨子穆,是【无量剑】东宗的掌门。

    那道姑姓辛,道号双清,是【无量剑】西宗掌门。

    【无量剑】原分东、北、西三宗。北宗近数十年来已趋衰落,工具二宗却均人才壮盛。

    【无量剑】于五代后唐年间在南诏无量山创派,掌门人寓居无量山剑湖宫。

    自于大宋仁过年间分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门生便在剑湖宫中交锋斗剑,得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寓居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

    五场斗剑,博得三场者为胜。

    这五年之中,败者虽然竭力研究最新章节。以图在下届剑会中洗雪前耻,胜者也是丝绝不敢涣散。

    北宗于四十年前得胜而入住剑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人一怒而带领门人迁往山西,尔后即不再到场比剑,与工具两宗也欠亨音问。

    三十五年来,工具二宗互有输赢。

    东宗赛过四次,西宗赛过两次。

    那龚姓中年男人与褚姓少年相斗,已是本次比剑中的第四场。姓龚的男人既胜,东宗四赛三胜。第五场便不必比了。

    西首锦凳上所坐的则是别派人士,此中有的是工具二宗掌门人配合出头具名约请的评判人,其他则是前来观礼的高朋。

    这些人都是云南武林中的着名之士,只要坐在下首的两个年老女子是无名之辈,并且这两个年老女子都是跟滇南普洱老武师马五德而来。

    马五德是大茶商,大富好客,颇有孟尝之风,江湖上崎岖潦倒的武师前往投靠,他必真挚相待,因而因缘甚佳,武功倒是平淡。

    随着马五德而来的两个年老女子,穿着白色锦衣腰佩两把长剑的天然是杨铭,穿着一身青衫容貌像是书生的年老女子倒是姓段声誉。

    段姓是大理国的国姓,大理境内姓段的成千成万,左子穆听了段誉的名字也漫不经心。

    不意这年老人不知天洼地厚,竟当左子穆的自得门生佯出虚招诱敌之时,发笑挖苦。

    当下左子穆瞧向段誉说道。

    “我那劣徒刚才以虚招【跌扑步】得胜,这位段兄弟好像颇不以为然。便请段兄弟了局辅导小徒一二怎样?马五哥威震滇南,强将部下无弱兵,段兄弟的手腕定是挺高的嘀嗒小说网引荐小说。”

    马五德脸上轻轻一红,忙道。

    “这位段兄弟不是我的门生。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左贤弟可别劈面讽刺。”

    左子穆当下嘲笑一声,说道。

    “讨教段兄大号怎样称谓,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段誉浅笑道。

    “在下单名一誉字,历来没学过什么武艺。我看到他人摔交,不管他真摔照旧假摔,不由得总是要笑的。”

    左子穆听他言语中全无敬重之意,不由心中有气。

    “那有什么可笑?光杰,方才人家笑你呢,你了局讨教讨教吧。”

    那中年男人龚光杰恨不得师父有这句话,当下抽出长剑,往场中一站,倒转剑柄,拱手向段誉道。

    “段兄弟,请!”

    “很好,你练剑,我瞧着。”

    段誉还是坐在椅中,并不起家。

    龚光杰顿时脸皮紫胀,怒道。

    “我师父叫你这小子也了局来,我们比划比划。”

    段誉轻挥折扇,摇了摇头说道。

    “你师父是你的师父。可不是我的师父。你师父叫我跟你比剑,我一来不会,二来怕输。三来怕痛,四来怕去世,因而是不比的。我说不比,便是不比。”

    龚光杰大踏步过去,伸剑指向段誉胸口喝道嘀嗒小说网引荐小说。

    “你到无量山剑湖宫中来撒泼,想必是活得不耐心了。你是何人门下?受谁的教唆?若不直说,莫怪大爷剑下无情。”

    “你这位大爷怎地云云凶很王道?贵派叫做无量剑。住在无量山中。佛经有云【无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舍】。无量寿佛者,阿弥陀佛也。”

    段誉絮聒叨的说佛念佛。龚光杰长剑接纳,忽然左手挥出,拍的一声,严严实实的打了他一个耳光。

    段誉将头略侧。待欲闪避,对方手掌早已打过缩回,一张俊秀洁白的面颊顿时肿了起来,五个指印甚是明晰。

    这一来众人都是吃了一惊,眼见段誉漫不在乎,满嘴胡言乱语的戏弄对方,预想必是身负绝艺,那知龚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