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九十八章 母熊米纱

    先把要炖的鱼刮鳞去鳃,内脏丢进袋子里,预备等会和鱼一同丢给棕熊吃。

    山溪中的野鱼不大,根本都不到巴掌宽,苏源也不切块,一整条放入锅里炖汤,加点姜块去腥,放些昨天剩下的胡萝卜玉米块。

    没多久,一锅鱼汤就炖好了,各人就着鱼汤吃了点干粮,拾掇好帐篷,预备返程。

    苏源临走前把剩下的鱼丢到了棕熊身前。

    这头棕熊早就被人起来运动收回的声响惊醒了,不外照旧是懒懒的趴在原地,眯着眼睛瞌睡,此时见苏源丢过十几条鱼,一下子容光焕发,嘴一伸把近来的一条鱼咬下半截,嚼了几下就吞到肚里,两口就把一条鱼吃个精光。

    看了一会吃鱼吃得正欢的母熊,苏源在内心悄悄道了声“盼望你能活上去吧”,然后转身跟上大队伍,向山下走去。

    史女士还等待着归去的路上能遇到一只野猪,不外让他绝望的是,不断到中途,也没见到野猪的踪迹。

    突然,猎犬们仿佛听到了什么动态,停下脚步,转身冲着死后高声吠叫着。

    各人也都听到了死后传来的大型植物跑动收回的声响,史女士脸上一喜,端起猎枪对准死后。

    一头身披浅棕色毛发,发梢末了是银灰色的熊呈现在史女士视野里。

    他绝望的放下枪,“是那头受伤母熊,它追下去了,这家伙的嗅觉十分敏捷,是狗的好几倍,随便的就能在丛林中循着人的气息跟来。”

    “如今怎样办?”史女士转头问道。

    “不必管它,到丛林外它就不敢跟了,奇异。这头棕熊明显是被人打伤的,竟然不怕我们,岂非是由于苏给它喂了频频食品吗?”老帕克说道。

    “能够是它以为随着我们就有肉吃吧。”苏源望着死后,那头棕熊的小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见他转头,还很开心的人立起来。挥动着前肢嘴里收回呜呜呜的啼声。

    这家伙看来是喝源液喝上瘾了,竟然还跟了下去,另有这个样子也太智慧了些吧?怪不得有人说熊是一种很智慧的植物。

    盼望老帕克说得对,这头熊不敢跟出丛林吧。

    苏源看着跟在死后的棕熊,有些头疼。

    “嗷呜……”狼啸声从熊死后远远传来,不外看不到狼的身影,应该是这个狼群远远的吊在前面。不舍得保持这顿美食。

    就如许,一群人带着四条狗两匹马走在前头,前面随着一头棕熊,更远处大概另有狼,要不是熊和人都在走路。估量会被以为是一场狼逐熊,熊追人的惊险之旅。

    坡度较缓的矮山爬起来不费力,下山更是轻松,赶了几个小时。就回到了山脚下的丛林,到了这里左近的植物就多了起来。不外苏源他们死后随着一头棕熊和狼群,把这些野鸡兔子麋鹿吓得狼狈兔脱,临时间,左近都是一片鸡飞狗走的场景。

    “乖乖。这棕熊还真有点丛林霸主的气魄,那些鹿看到人都不怎样怕,看到熊吓得转身就跑了。”苏源转过头来看着棕熊,各人伙还歪着脑壳看他,抬起爪子挥动,呆萌样子瞧不出半点气魄来。

    大姐,你是头野生棕熊啊!能不克不及别卖萌!我们这才看法不到一个早晨啊!

    苏源捂着额头,他以为这熊肯定会随着出丛林的。

    他的预见没错,当众人走出丛林后,这头母熊不见丝毫犹疑,随着走出了丛林。

    前面影影绰绰的能看到有狼的身影,不外它们不敢追出来,停在树林中远远的看着这边的动态。

    “要不要鸣枪?”史女士问道。

    老帕克不语言,间接举起他的旧猎枪朝天开了一枪,嘹亮的枪声让棕熊今后缩了缩,似是想起了已经便是如许一声声响后,本人腰`腹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

    不外它没有失头,冲着老帕克咆哮了一声,然后声响突然就消沉上去,酿成那种让人听着就以为冤枉的呜呜声。

    反而是狼群们被枪声惊得缩回了丛林,消逝不见了。

    “算了,不论它了,牧场四周有栅栏,我们先辈去。”老帕克也拿这头熊没方法了,鸣枪都吓不退它,总不克不及开枪射击吧,这但是头怀`孕母熊,虽说曾经受伤,伤口还好转了,命不久矣,但越是如许,越让人难以狠下心来。

    只要一米高的白色栅栏,乌骓飞雪和老一小二一个纵跃就跳了过去,老帕克把两条猎犬抱了过来,几人也翻过了这道栅栏,然后就齐齐看着死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