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35章 035:淡漠看戏,观看者

    白玉菁和夏侯凌云亦然,他们看着面前目今的夏侯舒,固然早就以为这人和之前大不相反,可没有哪一刻像这一霎时如许,以为这人几乎生疏到了、也熟习到了顶点。

    那张冷峻的容颜之上,嵌着的乌黑双眸像两个无底洞,你一眼望出来,便再能干力逃走,这种宏大的压力……

    几乎就和夏侯翎如出一辙!

    夏侯凌云低低轻呼了一声,他就算心机颇深,可说究竟不外是一个还未满十五岁的少年,沉稳度照旧弱了些。

    不外幸亏白玉菁的反响够快,她很快回过神来,扑到地上就去捡起那把长剑,语气悲伤地朝着夏侯舒看去:“舒儿,凌云好歹是你的弟弟,你们这么多年兄弟情分,你怎样能狠心让他去去世?这次的事变,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将命还给你!”

    瞧着冲动的白玉菁,夏侯舒只是隔岸观火,一双眼珠冷冽明朗,似乎可以洞穿统统。

    下一刻,白玉菁愤然抬起手,眼看锋利的剑尖就要抹向她白净如玉的脖子。

    “啊娘亲!”夏侯凌云又扑了过去,夺过白玉菁手中长剑的同时,又对着夏侯舒瞋目相向,“年老!你怎样能云云看待娘亲?这么多年,娘亲但是掏心掏肺对你!你怎样能眼睁睁看着她”

    “云儿,此事不关你年老的事,莫要为此等大事,影响了你们的兄弟友情。”白玉菁温顺地伸手捂住夏侯凌云的唇,看着夏侯舒温顺隧道,“舒儿,都是我的错,你可万万莫要怪云儿……”

    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