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64章 064:主卧相争,被绑了

    夏侯舒的骨头都酥了,她下认识双手抱胸,退后了一步,警觉地盯着那白色的轿帘。

    太风险了!这个失常太风险了!怎样莫明其妙的,她居然以为云云勾人!这声响若多来频频,她恐怕会不由得缴械投诚,节操不保吧!

    南曌又轻笑了一声。

    这丑工具,倒也有些意思。

    看来,在他玩去世他之前,他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消遣。

    他摆手:“既然皇侄云云快乐欢送本皇叔,那本王自不该当、也不克不及拂你美意,那本王入住你的秋水阁,休憩几日,你我叔侄二人把酒言欢、月下谈情……哦不,奏琴,也是天经地义、道理之中!本王也便不客气了,小三儿、小四儿们,出来吧!”

    六位白衣女子得了令,自是毫无条件的照做,不由辩白便抬起了肩舆,全然漠视站在门口的夏侯舒,便往里边儿走。

    夏侯舒极为惊险地闪到一旁,难以想象地看着那渐渐侵入本人领地的一行人,手高高举起,停在半空中,却不晓得该说什么话来回绝。

    更紧张的是,很不客气的这人,是她三言两语就能回绝得了的吗?

    片刻,夏侯舒才痛心疾首地放动手臂,看向死后几排提心吊胆,不晓得上去该怎样作为的一群仆人们,摆摆手:“你们都退下吧!”夏侯舒素日里是制止平凡仆人和丫鬟们进入本人的秋水阁的,虽说她在这个王府里很不受注重,但好歹也顶着个世子的名头,处罚主子照旧绰绰不足的,以是面前目今这些人虽瞧不起她,可也不敢当着她的面真的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