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67章 067:这个夜晚,有点长

    “部属知错。主上不矜不伐、不露锋芒,说是伏鸾隐鹄也不为过,又岂能是高调之人?”白衣人敬重道,典范地撒谎也不打底稿。

    南曌听着,忍不住颇感难过,慨叹道:“低调办事可真不容易,若非云云,本王又何须屈居此舍下。”言语之中对这久有存心抢来的主卧显然厌弃得紧,“不外想着那丑工具被五花大绑着,本王便舒怀至极。小五,你且去盯着,瞧瞧夏侯翎能否照旧自始自终的岑寂。”

    岚木居动怒,他强行入住秋水阁之事肯定曾经传入了夏侯翎耳里,可这位翎王却半点反响也无。

    很显然,被人当做氛围,云云漠视的态度令南曌很不称心。

    “是。”一名白衣人得令,体态一闪,疾速消逝在房内。

    而另一边的夏侯翎,却显然不似南曌这般轻松悠然,听着眸霎的传话,他猛地抬手一拍,淳厚的劲力便轻松地将身前的实木雕花木桌给大卸八块了,他那冷峻的面目面貌之上,已隐隐可见凹陷的青筋,口中更是低低骂道:“南曌这个混账工具!突入秋水阁不说,夺了舒儿的主卧不说,竟还敢绑了我的舒儿!这个忘八!混账!狗工具!”

    一边儿说着,他绝不犹疑地一挥严惩袖袍,大步朝着房门的偏向跨去:“看老子不弄去世他!”

    可刚把门翻开,步子即是一顿,下一刻,他又猛地将门打开了。

    很显然,劈面而来的凉风让他豁然明晰不少,他转过头,眼光陡地深奥无比:“南曌为何,忽然对舒儿有兴味?”南曌的名声虽也臭得紧,可他若要折腾一团体,总是事出有因的,夏侯翎就疑惑了,“他从未见过舒儿,两人之间,又岂会有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