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89章 089:不是傻鸟,是飞鹰

    夏侯翎这话可绝非虚言,他幼年成名,奔赴疆场对敌千军万马之时也不外十几岁,而在他二十岁那年,南曌才出生。

    瞧了几十年战场风云的人,存亡都可置之不理,又怎样能够被这戋戋几把寒剑吓到?

    “言反正传。”夏侯翎持续道,“圣王,还请你高抬贵手,将解药交予本王,昔日之事,本王会当做过眼烟云,既往不咎。”

    南曌一听夏侯翎这话,就不由得冷冷一笑,这声低笑里混合着绝不加以粉饰的讽刺,除此之外,还隐藏愤恨。

    向他讨要解药?如果这位翎王知晓,本人也是受益人,不晓得他会是怎样的一副心情?

    抬手执笔,疾速写下一行字,南曌袖袍一扬,纸条从纱幔的漏洞中飘但是出,飞至夏侯翎身前。

    夏侯翎接过一瞧,这上边儿的字同方才一样美丽,可笔锋之间,曾经多了一股神韵,注入了一抹深入的魂魄,字里行间显得笔酣墨饱,遒劲无力,笔走龙蛇。

    夏侯翎不由得心轻轻一颤,都说字如其人,大概,现在这一行字,才是真正的南曌吧!

    但下一刻,这内心涌出的一丝赞赏便被眼底的内容打散得无影无踪了。

    只见上边儿写道:“翎王,你我缘分,岂能当做昙花一现,本王不要你既往不咎,差别意你既往不咎,请你纵情地”在这一字之后,另有几个硕大的‘圆点’标记,几乎可谓点睛之笔,带的夏侯翎的心境也随之一点点落下,随着最初几字“鞭笞我吧!”,完全地跌入谷里。

    夏侯翎憋气忍了片刻,最初仍以为忍辱负重、无需再忍,袖袍一挥,带起一阵凉风,愤恨道:“南曌!你怎云云不要脸!”

    可以让威慑全军的翎王口出‘不要脸’这三个字,可想而知,此时现在的夏侯翎,心田不是普通的解体。

    可夏侯翎这带着悲愤的声响刚落,衡宇角落,一声苦楚低吟便响了起来,同时有‘咚咚’的撞击声,从那厚厚的木制墙壁传出。

    夏侯翎微一皱眉,眼光一扫周身六人,这声响一出,这几位的眸色显然有所动摇,他豁然转身,朝后大步一迈,单手成掌,朝着面前目今不远处一个极不显眼的角落扇去。

    本来就曾经禁受过一次损伤的墙壁豁然被扇出一个宏大的洞穴,里边儿的暗门展现而出,暗门没有关紧,显露一条粗大的漏洞,从中显露一片洁白的衣角。

    夏侯翎再瞧了几人一眼,接着绝不犹疑,将门疾速拉开。

    一名白衣女子蓦地抽搐着侧身倒下。

    倒下前的霎时,他下认识朝着夏侯翎抬眼看去。

    “……”夏侯翎登时惊得眼睛一瞪,这这这……这是什么怪物?

    满脸的疙瘩不说,居然照旧绿色的?

    “小六!”瞧着本人兄弟就这么倒在面前目今,楼淼、楼焱、楼风三人终究有些忍耐不住了,楼淼楼风惊呼一声,疾速蹲在楼云眼前,脸色急迫。

    楼焱跟在前面,虽神色依旧酷寒,可眼里也涌上了担忧。

    夏侯翎难过有些启蒙,死后,一个锋利的声响蓦地呵责道:“夏侯翎!谁不要脸?本霸道,你才是真正的不要脸!”

    这声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