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230章 不要自虐

    乔木不随着黎岩上了车,男子走那么快,就跟要丢下她似的。

    车内非常恬静,乔木瞅了瞅开车的男子,“小娘舅,我惹你不快乐了?”

    她说只对他用情专注,然后他就变脸了。

    本以为讨好他,会让他快乐的。

    实在,也不是成心的讨好,从小到大,她的确只对他一团体动过情感,她并没有撒谎。

    这两天,这个男子的性情让她捉摸不透,看着她的眼神,总是一目了然的,让她看不懂。

    好吧,她历来没有把他搞懂过。

    黎岩不语言,乔木也不晓得说什么了,但是照旧不盼望他不快乐。

    想了想,不由得启齿表明:“小娘舅,我是真的没有爱情过。”

    乔木的意思是,这些年,她没有跟他人谈过爱情。

    但是,这话到了黎岩的耳中,就酿成她在夸大他们不是在爱情,不管当年,照旧如今,都跟爱情有关!

    车内的氛围,一度降落。

    黎岩握着偏向盘的手紧了紧,唇紧抿着,面部硬朗的线条非常的冷厉。

    手上包扎的纱布半个多月了,还没有拆,勒得他手掌不舒适。

    不管是开车照旧办事情,都非常的碍事,他便是想要这个女人看在他受伤的份上,对他好点,以是不断装作手不灵敏。

    此时现在,以为非常的碍事!

    猛地踩住刹车,车子在路边停下。

    乔木毫无预备的身子向前扑,侧头看向黎岩,就见他在拆着他手上包扎的纱布。

    他举措粗鲁的将纱布往下扯,眉头紧蹙,神色极差。

    乔木一惊,捉住他的手克制,“小娘舅,你干什么?”

    “放手!”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