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239章 是不是我对你太甚宽容?

    那抹娇小的身影,站在阳台的暗影处,光芒在她死后绽放着,看上去那么的不真实。

    黎岩站在原地,狭长的眼珠眯了眯,悄悄的看着面前目今的的画面。

    这个女人是在等他?

    乔木不晓得在阳台上蹲了多久,听着交往车辆的声响,明显这带穷人区交往车辆并未几,但是今晚都曾经深夜了,竟还时时时的有车辆驶过,害得她好频频都以为是黎岩的车子,每次都等了个空。

    身子靠在雕栏上,恍恍惚惚的差点睡着,就听到一辆车子驶进了别墅院子。

    乔木登时苏醒,一下子跳了起来,但是蹲得工夫太长,双脚发麻,一个没站稳,差点跌倒。

    她踢了踢腿,一瘸一拐的冲到黎岩眼前。

    “小娘舅,你返来啦!”

    眼前的女人笑颜如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

    视野扫过她的脚,“脚怎样了?”

    乔木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没事,便是蹲麻了。”

    蹲麻了?

    她不断在阳台上等他?

    她住进黎家有一段工夫,每次他很晚返来,她要么熬不住睡下了,要么就在房间里看电视,从没如许热情的眼巴巴的在阳台上傻等着他返来。

    内心蓦得一阵动摇,满腔的心情压制在胸口。

    踏进家门,黎岩将外套脱下,乔木立即上前接住衣服,周到的服侍着。

    黎岩冷眼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周到讨好,让他压制的心情一霎时迸发,肝火猛地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