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6章 :刚是谁想动她?

    几个本来有所顾忌的男子霎时疑心的看向韩小野。

    韩小野好想骂这个捣乱的脑残,但她忍住了,把条约的印章处给几个印子钱男子的头头看清晰后,指着谁人印章——

    “傅止言是我的男子。”她扬起下颌,高兴让本人看起来任性跋扈,像是被人宠坏的小女人。

    被称作聂哥的男子审视了她一下子,突然笑了,一把撕碎了桌上的条约。

    “你干什么?!”韩小野没推测他会这么做,想要抢,但是来不及了。她冷下脸,怒喝一声,“放肆!你信不信我通知止言!”

    “还止言?叫的这么陌生,第一次吧?哈哈哈,小丫头电影,你还装!你要真是傅少的女人,你婶婶会谁人反响?说吧,在哪个假证摊子上做了个印章拿出来唬人?再过十年,哥哥我大概会置信你。但如今,就凭你这身体……脱光了傅少都不会看一眼。”杨哥的眼神放肆的端详她,“好了,把她带走!”

    “你们干嘛?疯了吗?那是傅止言的章!确切不移的!”两个彪形大汉朝着韩小野抓来,韩小野徐徐被逼入了墙角。

    就在这时——

    “砰!”一声冷冽枪响。

    门外突然涌进了一批训练有序的黑衣保镖,大家手中都拿着枪。房间里的人就跟按了定格健一样。

    “怎样能够?!”聂哥硕大强健的腿一软,脑门上被人抵着一把枪。

    韩小野被这忽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一个生疏的声响热情的招呼她。

    “小野~这里~”

    韩小野循声看去,只见门外路口,一辆玄色的宾利低调豪华的停在那边,春色中,穿动手工白衬衣的男子倚在宾利旁,指尖的香烟燃了一半,男子到极致,又美丽跋扈到极致。他抬开始看了过去,弹了弹指尖香烟,丢在地上,用脚尖碾灭。大步走了过去。

    “韩小野,我又抓到你了。”

    ……傅止言!是傅止言!傅止言找来了!

    “……”韩小野张了张嘴,心跳猛烈。

    傅止言好像被她呆萌的容貌媚谄了,伸手弹了下她脑门,将她揽入怀里。鹰隼般冷傲的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笑意,“别乱动,你不是跟放印子钱的说是我的女人吗?”

    “你怎样晓得的?”韩小野条件反射的反问,话一出谈锋以为丢脸,又有些忐忑,眼睛左右瞄来瞄去,“你不要误解啊,我的意思是你怎样晓得我在这里。”

    天啊,好糗好糗,为什么她总是在统一团体眼前出糗啊。

    韩小野觉得到双腿间的潮湿,越发的困顿了。刚太告急了,她都搞忘了坑爹的大姨妈了。

    傅止言倨傲轻笑,翘起的嘴角矜贵又狂妄:“这瑞城,只要我不想晓得的事变,没有我不克不及晓得的事变。”

    一件大衣兜头披在了她身上。大衣带着万宝路撩人又低糜的烟味,几乎雄性荷尔蒙爆表。

    “披上衣服,站远点。”

    将韩小野护在死后平安地位后,他冷冽又华美的共同声线壮丽响起,“方才是谁想动她?”

    全场沉寂——

    空话,谁特么脑门上顶着一把枪还敢民主的供认是本人,不是找去世吗?聂哥等人神色惨白,脸部的肌肉抽动。傅止言携着凉风走近他,大手捏住他的下巴,高高在上,“刚我在里面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