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93章 :你脖子怎样了

    “试个鸟!”韩小野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哈哈哈。”权容莲被她逗笑了,桃花眼暧昧的一眨,“试鸟?我照旧第一次听到女人这么狂野的要求。”

    ‘狂野’的韩小野神色从青酿成了黑,“……”

    她一口吻还没下去,权容莲曾经似真似假的抬起她下巴,“既然你虚情假意的恳求了,爷不让你尝尝仿佛不大好。嗤,试吧。”

    说着,他居然拉着她的手往下摸去……

    韩小野眼睛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泥煤的,这家伙居然真的想要遛鸟!可她不想玩鸟啊!

    怎样办……怎样办……

    她背脊盗汗直冒。

    盯着近在天涯的男子,她做了一个出其不意的活动。

    “砰!”

    权容莲鼻梁一痛,怀中抓着的人曾经乘隙挣脱了他的胁迫,泥鳅一样跑失了……

    “呵!”

    鼻梁骨生痛,他却愉悦的低低笑开。

    风趣,认真是风趣。

    怎样办,他越来越不想放手了。

    *——*——*——*

    捂着额头跑远了的韩小野现在正摸出小镜子瞅着脖子。她皮肤白,脖子上的白色淤痕分外显眼。

    她用手指碰了下,立即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活该的!”

    明天她穿的是晚制服,领口是小性感的v型,恰好显露了她整片锁骨。想要把衣领拉高一点都不可。

    可她总不克不及顶着这么暧昧的陈迹出去吧?

    韩小野略带英气的眉头皱的去世去世的!捂着脖子东张西望的往前走,她遮掩蔽掩的样子更有目共睹。

    走到楼梯转角处时,左侧的包厢门突然翻开了。

    拍卖师摇头弯腰的和一个身体欣长的男子走了出来。

    ——完了!

    韩小野脑门显现出两个大字。

    条件反射的背过身,预备悄然溜走。

    傅止言眉间轻轻一皱,扫了一眼三言两语的拍卖师。干拍卖这一行的都是极有眼力见的。他立即发明了背对着他们的少女,一脸明了的撒丫子作别了。

    “韩小野。”

    “……”或人脚步一僵,欠好再伪装没看到,转过头挤出一个假的不克不及再假的僵笑,“嗨,好巧。”

    傅止言犀利的眼光落在了她捂着的脖子上,“过去。”

    韩小野为难的看着四周途经端详他们的人,纠结了下,“这里人太多了,不大好吧。”

    “是不大好。”

    傅止言上前拉住她的伎俩,把她带到了包厢,卡擦的打开了房门。

    一系罗列动来的太快,韩小野基本来不及反响。等回过神,人曾经被困在了墙边。

    左伎俩被拽的生疼,她有些慌了,“小娘舅,我捏痛我了。”

    傅止言眸深似海,恰似没有听到她呼痛一样。削薄的唇带着刀锋冷冽的温度,“你脖子怎样了?”

    脖子……

    “没怎样,刚上茅厕时不警惕扭到了。”韩小野有种做贼心虚的觉得,她捂紧脖子,转移话题,“晚宴快开端了,小娘舅我们下去吧,否则他人会疑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