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96章 :史上最直男癌的表达

    权容莲强势的抬起她的下巴,逼视着她的眼睛,他眼底另有许久没有苏息好的疲劳。一头微卷的墨发越发的混乱不羁了,那一口带着京腔的嘶哑烟嗓撩感人心弦,“你就不计划说点什么吗?”

    韩小野咬了咬下唇,有点纠结,“你真的要听我说?”她以为她说的话,他一定不大高兴听到。

    “说。”

    他说的这么谨慎其事,韩小野也不是没心没肺。她满脸纠结,欲言又止了半响,才找到个本人以为的稍稍好点的措词,“权容莲,要不,你换团体喜好尝尝?”

    “呵。”睨着桃花眼的男子忽然笑了,消沉嘶哑,“我他-妈要是换的了人,还会站在这里求你?”

    他用的是求,倒是一向桀骜的口气。恰似硬的一字能把地上砸出一个坑。可细心听,又能听出微不行闻的迫不得已和祈求。

    这个男子,哪怕是跪着,也是昂扬头颅。

    韩小野一窒,不晓得该说什么了。

    “是不是就算爷是真的喜好你,不是像玩具一样的喜好,是男子对女人的喜好,你也不会给我任何时机?”他看起来似乎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韩小野不是没心没肺,她喜好过人,固然晓得喜好一团体的感觉。但她抿了抿嘴巴,给出了笃定的答案,“不会。”

    她晓得有些人信仰三字原则,不回绝,不答应,不担任。但她不会,喜好便是喜好,不喜好便是不喜好。杀人不外摇头,一刀一刀的凌迟,比砍头更残暴。

    “权容莲,不论你是什么样的喜好,你有多好,多精彩。我也不会由于这些喜好上你。”

    一把枪抵在了她脑壳上,酷寒冷的,就跟男子的眼睛一样,“小泥鳅,你把方才的话再反复一遍。”

    脑门上抵着个枪,不不警惕便是擦枪走火的事。韩小野握紧了拳头,手掌心满是盗汗,“权容莲,我不喜好你。”

    “……”权容莲以为这八个字,似乎嘹亮一耳光,甩在了他脸上。

    他桀骜的桃花眼深奥,犀利的眼光似乎刮骨刀一样,一刀一刀割在韩小野的身上。就在她以为明天要嗝屁的时分,冷着脸的男子突然笑了,“呵。”

    消沉,迷离。

    他真他妈是疯了,是犯贱!

    泰半夜的把她带到这里,巴巴的跟她说这些天他想明确的情感,到头来就失掉一句不论他再好,再牛逼,她也不会喜好他!

    好一个不会喜好!舀枪比在她脑壳上都不会喜好!

    他-妈的得有多贱,在听到她第三次说不喜好,还能不断念?

    “咔嚓!”一声脆响,枪上膛了。

    韩小野顽强的抿紧了嘴巴,固然风雅的小脸有些惨白,但她至始至终看着他的眼睛。

    她以为权容莲不会开枪。

    不晓得那边来的自大,便是以为他不会开枪。

    不是由于开枪打去世人会下狱,而是由于不会开枪,以是不会开枪。

    “嗤,你这心情怎样跟刘胡兰似的,要是爷再问句是谁xx,你不得本人拿枪把本人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