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95章 东宫之争

    本是一场小战,还击也非常顺遂。战事开端不外月余,太子殿下便将蛮狄追击至漠水以南。

    但大胜的音讯还没来得及传回都门,军中却迸发了入夏以来第一场疫症。因是远程出军,又是速战速决,物资和军用便都备得非常无限。

    可疫症迸发,天然无法实时回京。可都门这边,有宁王虎视眈眈的张望,救济物资也就只能一延再延。

    而漠北这边更是物资匮乏、药物稀缺,这支本该欢庆成功凯旋回京的部队,却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疫症哀声遍野、丧失掺重。

    而太子殿下也在回京途中,因疫症而折。

    太子殁,举国悲悼。先帝更是龙颜震怒,大病放愈,肝火攻心之下又卧床不起了。

    事变仿佛曾经没有了牵挂,太子殁,东宫不克不及无主。纵观朝野,有这个才能、有这个势力登上太子之位的,只宁王一人罢了。

    可先帝却好像并不焦急了,卧病之时连下了几道诏书。于是处置朝政的大权便一步一步,从东宫转到了事先在野中已基本深沉的内廷司。

    内廷司的掌权者是丞相——也便是当年苏素素那位去世鬼老爹。此后,朝中巨细事件悉由丞相判决,再呈交皇上过目。

    很快朝中便构成了丞相独揽之势。

    宁王府大权旁落,宁王天然心有不甘。但恰逢皇宗子在野反复犯罪,日益加身的荣宠让宁王的东宫之位危如累卵,于是他重新将眼光放回这边。

    就算内廷司权益再大,也不外是皇权的从属。但失掉东宫之位,未来掌控的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