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14章 颐乐行宫2

    当时的税收大权还完全掌控在地方,但府兵的给养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于是地方不得不付与中央肯定的税收权限。

    有了税收权,又有了府兵为支柱,近些年中央权力也越来越收缩。

    这些题目苏素素不是没有头疼过,可太子和宁王斗了太多年,从中央到地方的权力和联络早已根深蒂固。

    许多工具都是牵一发而动满身,她不外一个刚上任两年的丞相,就连在野堂上的显赫也是由于这些权力的反对。

    她又怎样敢随意去动他们?

    前些年宁王和太子斗,地方机构也是冗官冗员、积贫积弱,那边另有心力去整治中央?

    再说,那些父母官员除了本人的权力,大少数私下里还攀援亲王。那些都是皇亲国戚,借苏素素十个胆儿,她也不敢随意去冒犯。

    比方秦戬、比方秦夙知。在现在有封地的五位亲王中,这两位约莫也是中央权力最丰富的。

    苏素素冒犯不起,没想到到头来连躲都躲不起了。

    但是她是丞相,史上最没有实权、最窝囊的丞相和最穷的贪官,只怕当前去世了连汗青都懒得鄙弃她。

    可如今,她还不得不为工事筹款的事头疼。

    现在隆冬尾月,地税田税的秋征早曾经过了。若非秋征,恐怕连南方第二批赈灾银两都没方法筹足。

    可如今国库库存不外委曲可以过活,若再拿出银两赈灾,恐怕秦祁泓连往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