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40章 逃离敌营2

    夙星猛地转头,腰间的长刀不知何时出鞘曾经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他死后的人也有警戒,立马挥刀砍过去。夙月一个旋身,跳起来便踢倒两个,另有一个冲过去,恰好撞在她挥出的剑上。

    苏素素看得呆若木鸡,她晓得夙星夙月工夫了得,却不晓得他们的工夫竟了失掉如许的水平。

    被剑刺中的人好像也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看着夙月。夙月拔剑,血珠飞溅,那人应声倒地。

    苏素素还坚持着蹲在地上的姿态,那张脸就倒在她眼前。抽搐了几下,连眼睛都没闭上就去世了。

    面临殒命,这是第二回。上回是在淮阳的大街上,当着那些黎民的面,鲜活的生命,前一刻还在骂她狗官,下一刻就曾经倒地命丧鬼域,

    当时候也有血,很多多少血顺着那女人的胸口流上去。她倒在地上,那血就顺着空中流淌。那些青石板的砖缝似乎沟渠沟槽,被淌了一地的鲜血填满。

    而如今,那人的眼睛还去世去世瞪着她。胸口的血也是那样流出来,源源不时,似乎永久也流不完。

    她记得那颜色,是殷红的,可在这黑夜里她却什么也看不见。

    苏素素不记得她是怎样被夙星和夙月拖出大营的,只是几步之遥,可却似乎跑了好久。前面的人冲下去,举着刀,然后又倒在地上。

    她们就如许跑出了营帐,前面终于没有人再追下去。

    苏素素听到有谁在惊叫,就在她内心,胸腔的中央,叫得撕心裂肺。可她却只麻痹地站在,被夙星夙月扶着才十分困难能站稳。

    原来这便是杀人。

    她不是没有下过如许的下令,只是动动嘴,再见那人便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