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226章 步步紧逼4

    活该的只是丞相家那位令媛,她去世了,这笔账天然就算在苏素素头上。可端王爷偏偏是护短的人,于是直接也就得罪了丞相府。

    这却是个好主见,若果然如许,那位丞相令媛也算是去世得其所。

    这是端王府和宁王府的妥协,凡是妥协,不捐躯几团体那都欠好意思称为妥协。以是,丞相令媛如果捐躯了,也算不得丢人。

    但是她呢?

    丞相令媛如果一步棋子,那她在这场戏里,又算是什么?

    熟习的声响毫无征兆地传入耳中,是她那位师父无疑。

    十三岁的小天子坐在那把暂时搬来的临时被称为龙椅的椅子上,翟景曜走到他眼前行礼,然后起家。阳光恰好,洒在湖面金光万点,男子每一个举措都落进苏素素的眼里,清雅寡淡,一如当日丞相府里,他负手为她辅导。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之阙,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若刚才那些闺秀们知道她的诗词是人称“无双老师”的翟景曜,翟老师交出来的,大概还要惊吓一番。但思索到闺秀们难过出来一趟,她也欠好再安慰她们。

    想当年,她就本人作过一首诗“一二三四五,采呀采苹果,采到你就吃,吃了你就睡。”

    固然不太押韵,但她以为本人照旧很有作诗的天赋的。诗经不押韵,但也是经典。日后如果她成了墨客,肯定要创建一个诗派,浅显派这个名字仿佛忒有点浅显了。那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