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次看到哪了,请检查

第156章 这么低级的花招你以为我会信?

    叶寒烟皱了皱眉,一年多没用过的嗓子显得干枯嘶哑,“叶半夏,你哭的我满脸都是……”

    笨丫头,害她醒来第一个心情便是皱眉,第一句话便是埋怨,蹩脚的初醒。

    半夏却不论掉臂地扑在她身上声泪俱下,“叶寒烟,我等了你良久良久,曾经一年多的工夫了,你却在靳湛北家里醒来,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果真是见色忘义……”

    叶寒烟怔了怔,她只晓得本人苏醒好久,原来曾经一年多了。

    脑筋里恍模糊惚映入梦外面一遍遍回放的那一幕,车祸……

    叶寒烟闭了闭眼,满身软绵绵的有力,等身上的哭声渐渐变小,才抬起有力的手在半夏身上悄悄拍了拍,“好了,别哭,我都醒了你还跟哭丧似的,难不动听?”

    “恩,动听你也给我听着,谁让你抛下我这么久!”

    “我不是舍不得你以是醒来了?”

    “谁晓得你舍不得的是谁。”半夏冤枉地撇了撇嘴,她用了一年多都没把人叫醒,靳湛北才把人接返来多久就真的醒了,她这个妹妹是当的有多失败。

    “固然是你。”叶寒烟玩笑儿她,“我梦里还心心念念想念着你呢。”愁容有些惨白,顿了顿又道:“去给我倒杯水来,我嗓子疼。”

    “噢,好!”

    半夏这才反响过去,磕磕绊绊地冲出去,从未有过的慌张,只因内心那份宏大的狂喜。

    ……

    当她倒完水再次回到那间寝室,还没进门就觉得到氛围有些诡异,一股一触即发的呆滞。

    右手倏地一下攥紧在那玻璃杯上。

    推开虚掩的门走出来,半夏看到本来躺在床上的人曾经坐起来靠在那边,而房间里的两个男子脸色各别。莫辰衍只是淡淡的蹙着眉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情,相比之下,靳湛北脸上异样看不出异状,只是紧握的双拳和手背上迭起的青筋却又清楚彰明显现在的差别平凡。

    他整团体都是冷的,包罗四周的气味也被一股极致的寒冽与阴森覆盖。

    叶寒烟淡淡地看着他,面无心情。

    半夏眉心跳了两下,为什么寒烟醒来他会是这个反响?就算高兴,也有点过头了吧?

    走到莫辰衍身旁,压低嗓音问了一句,“我不在的时分发作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莫辰衍莫名地勾了勾唇,“叶寒烟问他是谁。”

    “……”

    半夏呆了呆,假如她没看错,这男子是在同病相怜?

    正预备启齿,却听那里嘶哑的女声淡淡隧道:“半夏,把水给我。”

    靳湛北立即收回一声重重的嘲笑,“你如许也叫失忆?”

    半夏不屑地瞥他一眼,横竖寒烟醒了她如今也没什么忌惮了,闻言立即挖苦道:“迷信上有一种病叫选择性失忆,就算寒烟真把你忘了又有什么稀罕的?”

    痛到极致,选择忘记。

    靳湛北没有理她,只是一双黑眸去世去世盯着床上的女人,那张美丽却又毫无心情的面庞和影象中宣扬的愁容重合,他扯唇森冷一笑,“叶寒烟,这么低级的花招,你以为我会信?”

    叶寒烟脸色淡